连逸

【男神X你】风花雪月

一口玻璃渣

川白琵琶羔:

君莫笑


九题


喜欢的话给我评论-吧么么哒(づ ̄ 3 ̄)づ。








 


一.相拥入眠


  


  拆开那个沾满灰尘的信封的时候你还真的没有听见命运轰然转动的声音。


  但是说实在啊,这种跳蚤市场上买来的东西怎么能相信啊。


  信封里头是你见过一千次一万次的账号卡模样,街头巷尾无数人的手机链纪念品都和它的样子如出一辙。


  你皱着眉头:“老板,你这张卡也太难看了,便宜点八十块吧?”


  


  最终还是神使鬼差的将这张卡的买回来了。


  老实说,在讲价讲到一半的时候就已经不太想要了啊……


  你回头看了看那家店铺,电竞二手珍品店什么的……果然还是骗人的吧。


  手上提着的袋子里就是那张陈旧的账号卡,编号和样子都是和当年的名声响彻荣耀的那张账号卡一模一样。


  当年叶神的保密工作做的太好,以至于真正退隐之后谁也不知道他带着账号卡去了哪儿,就连当时的联盟冯主席也开了新闻发布会澄清那张散人账号卡从未留在联盟手中,以至于后来的荣耀博物馆里所有名震一时的账号卡都齐了,唯独还在中央留出一个空来,那张君莫笑也变成了荣耀十大传说流传在这个至今还很红火的游戏里。


  正好遇上第十区的开服纪念日,今年的活动就是寻找·失落的账号卡·


  眼看着周围的基友一个个凑齐了所有的物品,就连掉落率低的惊人的君莫笑账号卡都有了,然后兑换了节日奖励——


  真好啊,是千机伞的背部挂件啊。


 


  羡煞旁人。


 


  而你拆了整个地图把所有BOSS都亲亲热热的招呼了八遍还是没有掉落出你想要的东西,所谓的肝能救非在你这里都失去了效用。


 


  “还有明天活动就结束了,什么鬼挂件劳资不要了!”你悲伤的对基友说道。


  “我有个玄学你要吗?”


  “要。”


 


  你从购物袋里拿出那张灰扑扑的账号卡,跟现在推出的众多君莫笑账号卡周边相比,这张卡真的是陈旧的你都不忍直视。上头居然连保护膜都没有了,那个诡异的烫伤的圈圈就好像有谁把烟头掉在了上面。


 


  怎么可能会有用啊!!


  


  【9:30系统提示:恭喜您成功获得·失落的账号卡·君莫笑·所有的任务物品已经搜集完毕,请玩家及时到活动NPC处兑换奖励】


 


  你低下头,看看被垫在鼠标下面的那张账号卡。


 


  “据说买一张君莫笑账号卡垫在鼠标下面可以提高君莫笑的掉落率啊。”基友这么说道。


  “拜托,正版的君莫笑账号卡很贵诶!”你哼了一声:“这种玄学和氪金有什么区别。”


  “你可以买到二手的账号卡,但是你买不到半折的氪金礼包,这就是区别。”基友振振有词。


  “这种鬼玄学有作用我就是小狗。”——你记得你这么说的。


 


  


   夜深人静。


   你镇定的喝了一杯水,看着系统提示。


   


   “汪。”


 


   真好啊,是千机伞的背部挂件啊。


 


   今晚抱着这张账号卡睡觉吧。


 


二.一同外出购物


  


  “可以回主城了吗?我想买点烟抽。”面前的人很是懒散的对你说。


 


  这大概是一个很神奇的梦境。


  你之所以觉得这是一个梦境,主要是因为你现在站着的地方只有你很正常。


  但是这么说好像也不太准确。


  


  “君莫笑,你再不休息休息,就要gg了。”你板着脸和面前的人说道。


 


  很随意的把伞扛在肩上晃晃悠悠的青年上下打量了你一下,大概是被你的气势给震慑住了,很尴尬的摸了一下自己的下巴,然后假装刚才的对话没有发生过一样,轻松惬意的躺在了草地上。


 


  你蹲下来看着这个混球。


 


  说实话长得还挺好看的,当初叶神捏脸的时候一定是难得的审美在线,跟自己捏的七八分相似,君莫笑长得不像他那身装备一样乱七八糟真的是太好了。仔细观察一下的话,和荣耀里叶神的NPC还挺像的。


  不过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你总觉得一直盯着看的话这张脸其实和苏女神也有几分相似,但是君莫笑的相貌其实一点儿也不阴柔,不会让人觉得是女孩子。


 


  闭着眼睛的青年睫毛颤动了一下,阳光洒在他脸上,在鼻梁旁边投下阴影。


  很清雅的声音,带了点儿不正经的口吻。


 


  “你再看,我就睡不着了。”


 


  你把目光移开,焦点落在了不远处刚刚被君莫笑敲晕的那只小怪身上。


  


  “喂,君莫笑,为什么我会梦见你?”你问道。


  他像是思考了一下,又像是在敷衍:“我怎么会知道啊,等我一回神就发现你在这里了。”


  “但是每天晚上睡着了就发现自己在荣耀里很惊悚啊。”你说道。


  对方轻声笑了一下:“不喜欢的话,把我退货怎么样?”


  你语气平静的打击他:“你以为我没想过吗?但是那家可疑的店铺关门了。”


  这句话说完,君莫笑好久没有回答,大概是忽然沉默了下来有些不安吧,你转头去看他。


 


  啊这家伙睡得好香啊。


 


  你伸出一根手指,在他腰间的伤口上重重一戳,青年马上睁开眼睛倒吸了一口凉气:“嘶啊啊啊啊痛——好吧一切都是我的错求您让我睡觉吧——啊别打头会GG的!!”


  


  然后梦就醒了。


 


  现代的单人房,一台彻夜开着的电脑,显示屏还亮着,上面的界面正好是荣耀的登录界面,刚刚还在你面前活蹦乱跳的青年现在3D显示在上面,一脸冷峻的系统表情。


  主机里插着的是你的玄学二手账号卡。


  虽然这么说……但是你真的没想到,在无聊到快要爆炸的时候把这张卡开玩笑一样塞进了主机的读取口,竟然发现你在一个全都是二手货物的二手商店里买到的二手破烂账号卡,居然不是店主口口声声说打包票绝对是荣耀官方的君莫笑周边账号卡,店主那个骗子。


  


  周边账号卡只是收藏用途的摆件,根本不可能读取成功。


  这是一张真正的账号卡。


  君莫笑。


 


  内心原地蹦起三百丈然后欲潜深渊捕蛟龙,对月长醉千金酒,哈哈老铁能几回。内心的草原结冰又裂开,旷世的洪水重演了一遍。你用炸弹炸开了美国的五角大楼,坐着叮当猫的时空机器干掉了指挥劫持飞机撞大楼的本拉登,今天世界和平被你拯救明天就要出发去月球。奥O马和希O里携手欢送,两道鲜花铺满送你走上了人生的巅峰。


  ——以上是一秒内你的内心戏。


 


  然后你面无表情的在君莫笑的登录界面下面随即输入了密码。


  【密码错误,请再试一遍】


 


  你,用玄学。


  买了一张据店主说是官方周边其实你根本不信是周边然而还是抱着也许是周边的心情买下来的最后发现果然不是官方周边啊店主那个骗子我有一句妈卖批我现在就要讲但是这张假君莫笑周边其实是真君莫笑账号卡的,账号卡。


  玄学万岁。


 


  虽然你有了账号卡却根本不知道密码就是了。


 


  没想到的是,自从发现这就是当年随着叶神一起神秘失踪的那张散人账号卡开始,每天晚上做梦你都会梦见自己很清醒的在荣耀里,还和君莫笑成了愉快的小伙伴。


 


  所以一切的开端应该是这样的。


 


  第一步,你买了一张二手账号卡周边。


  第二步,你发现君莫笑账号卡。


  第三步,你睡着了,然后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面前有个青年懒懒散散的对自己说道:“喂,有必要那么强调我是个二手的市场里的二手商店卖出的二手账号卡吗?你是对我不满吗?”


  “……你自己不是也在强调吗?!”


 


  结果莫名其妙的就每晚都梦到了,在梦里头陪着一个游戏人物过生存大逃杀实在不容易。你每天早上醒来的时候都忍不住想到,难道是因为你没办法登录君莫笑所以执念太深吗?明明账号卡就在你手上,但是不知道密码实在令人无可奈何。


 


  再次睡过去的时候,果然又回到了刚才梦境中断的地方。


  草地,敲晕的小怪,只不过青年从躺着变成了坐着嘴里还叼着草而已。


  


  君莫笑看到你凭空消失,隔了一会儿又出现,好像完全不奇怪一样,挪了挪离你近一些:“刚才掉落的碎银被我收进背包里了,回主城吧?请你吃包子。”


  很出色的容貌,但是依然是随意的笑容。


  你看着他:“你是想回去买烟吧?”


  被戳破伎俩的某人嬉皮笑脸,推着你的后背,一只手把千机伞挂在了背上然后拎着他小小的背囊,往主城的方向走着。


  


  无数的头上头上顶着字的玩家在小路边纵马疾驰而过。


  对比之下,背着小包袱进城的你们简直就像是受尽人间苦楚的农民工。


 


  “别在意小细节了,先给你买包子再给我买烟吧?拜托了。”


  


  


三.一方的起床气


 


  君莫笑的警惕性其实很高,你只见过他装睡的样子,没见过他真正睡着的样子。


  不过现在大概跟他睡着的样子差不多吧。


  


  其实这家伙如果真的能睡着的话应该很好看,放松下来的样子很恬静,眉目之间那种让人气的抽他的懒惰样子没有了,就像是美男子的雕像。


  如果被他听见自己夸他竟然是个美男子的话,这家伙一定会毫不羞愧的笑着然后很自满的说自己的眼光真好吧,你想到。


  对这种夸奖他的话题总是机敏的很,但是每次说到别的就只知道应付了事。


  要不是这种每晚睡着之后你根本没办法控制自己出现在这里,有时候简直被气到肝疼根本就不想见到这张毫不在乎的脸。


 


  啊明明看着君莫笑闭上眼睛的样子是满心赞赏的,结果想到了这里你简直忍不住想要海扁他一顿。


  搞什么啊,明明就是个游戏人物,还买什么烟!每次买了居然还就当做挂件一样抽一根放在耳朵上,这是在向他的创造者叶神的审美观致敬吗简直让人无法理解!


  还有啊,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是一个人独来独往,没有牧师跟着还敢浪到飞起,明明荣耀的系统等级上限都提高了这么多次了,就算是副本的小怪对曾经满级的君莫笑来说,已经是很难逾越的大山了!


  这样作死真的好吗!


  每次你这么吼他的时候,他总是满不在乎的抹一把脸上的血然后坐下来,慢悠悠地说:“啊,有点困了,回主城吧,买包烟?”


  买烟买烟,就知道烟!


 


  恨铁不成钢的抓住青年的肩膀晃来晃去,用力之大,如果有路过的人看到一定会觉得君莫笑快散架了,只不过他垂着头没有把眼睛睁开。


  “混蛋你倒是快醒醒啊你再不醒这个小怪就要把我吃了啊!”


  话说出口才发现有点哽咽。


  


  身后的大怪兽就要扑上来让你们两个人一起团灭的时候,有人撑开了伞让阴影铺天盖地的落在了你们的身上。


  “居然有敢打扰我睡觉的小怪?不知道我起床气很严重吗?”


  君莫笑喘着气,很费力的按下了机关,子弹连击,残血的怪兽终于也被送去归天。


  大概是被血浸透了的衣服湿黏黏的很不舒服,他把领口扯开了一点,锁骨旁边横亘到心脏的巨大伤口还未完全复原,动一动就流出鲜红的血液来。


  温热的掌心在你的头顶揉了揉,就像是在安慰你一样,捏了捏你的脸,他先是楞了一下:“怎么哭了?”


 


  “好啦好啦,我金币用完了,所以复活花了一点时间。”他很笨拙的说道,没有了嘲讽的语气,显得很不熟练和紧张,“别哭了,啊?要不回主城吧,给你买包烟冷静一下?”


 


  “啊不要打头!我只剩两滴血了!”


 


  “再打真的会GG啊!请你吃包子行不原谅我吧?”


  


 


四.做饭


 


  你目光凝重的看着火堆。


  


  熊熊燃烧的柴火。


  发出咕噜噜声音的罐子。


  君莫笑掀开盖子,从里面打了一碗递给你。


 


  你面色复杂的盯着碗里的鲜红鲜红的诡异液体,只觉得心理阴影都要出来了:“君莫笑,你就不能做饭吗?”


 


  “这是血药,我那个年代的人都是这样。”他用一种老爷爷一般的口吻说道。


 


  大概是真的没有骗你,毕竟虽然君莫笑自己对饮食不太讲究,但是起码每次你伴随梦境降临到他身边的时候,还是会记得给你准备一点时兴的食物的,只不过今天在这个远离主城的山谷,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不过真的没想到呢,之前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容貌俊秀的青年自称是老爷爷,不过在荣耀之中像他这般年纪的游戏人物也绝对称得上是爷爷一辈的了,这一点倒是完全不是因为他欠扁。


  在时代潮流之下现在的年轻人都时兴买各种做成了食物样子的血药,还能加成各类BUFF,君莫笑给你买的包子也是如此,虽然对你来说没什么作用,就和实际的包子味道差不多,但实际上是一种血药。


 


  不过君莫笑总是在意外的细节之处露出像是老爷爷一般的习惯啊,比如说带着最最基础的纯红色血药,虽然说在自己的强烈要求之下总归是没有直接上手就喝,还会煮一煮……但是不管怎么看这锅红色的东西还真是让人发毛。


 


  君莫笑看着你为难的样子,献宝一样说道:“尝一尝?虽然看着颜色一般,但是有点甜味的。”


  


五.浏览过去的照片


 


  “这是我刚刚诞生的时候。”君莫笑很感慨的说道。


  一挥手,周边的景色都变了一个样子。


 


  你惊奇到变形。


  不过是随口一问君莫笑会截图吗,结果体验了绝对的反科技童话啊。


  君莫笑点了点头,然后整个世界就变样了,像是忽然间站在了一个凝固的时间点。


 


  一身白班的君莫笑站着,身边的景物看起来像是荣耀新手村的样子。有的人抬脚一半,有的人控制不住跳跃差点摔死,鸡飞狗跳的都被时间暂停了。你绕着新手君莫笑转了一圈,再回头看看那个很是散漫的未来式,顿时鄙夷。


 


  你叹服:“真是……身临其境的截图。”


 


  然后大概是很无聊,你们就开始一个场景一个场景开始了重温君莫笑的成长之路。


 


  不过令你意外的是在这些像是一帧一帧的回忆录之中出现了很长的一段空白:“君莫笑,这一段时期当中你没有截图吗?”


  “唔,确实没有。”君莫笑摇了摇头,笑的很无所谓:“那段时间没有人需要我,所以我一直在睡觉。”


  


  你楞了一下,根本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回答。


  毕竟你只在官方的官方收录里看过君莫笑的故事,除了叶神使用这张账号卡创下了至今没有人打破的连胜纪录和众多成就以外,还有就是这个账号是叶神自己从新区开始练起来的,你一直以为是叶神第一次退役之后才创立的新账号。


  不过听君莫笑这口气,像是在一叶之秋登上联盟以前,他就已经存在了。


 


  “诶,那千机伞是之后叶神做给你的吗?”你很感兴趣的问道。


  君莫笑沉默了一下,脸上的笑容变得有点淡了:“千机伞的雏形不是叶修做的。”


  “诶诶诶——?”你震惊无比,“难道是关技术员做的吗?可是资料上明明写着——”


  君莫笑摇了摇头:“不是他。是我原本的主人做的。”


 


  这下是真的意料之外了。


  你粉了荣耀这么久,第一次知道原来君莫笑账号卡原先并不属于荣耀大神叶修。


  


  据君莫笑很是简短的描述,原本的主人应该是操作很好,长得很好,人品也很好的一个家伙。这样含糊其辞的表述简直让你想要打死这个语文不达标的游戏角色。


 


  “真是的,如果什么都回忆不起来,你干脆说说为什么你会从那个人手上到了叶神的手里啊?荣耀的官方书册上都没有纪录这回事诶……好好奇哦,你的前主人。”


  君莫笑把手放到脑袋后面,很放松的躺在草地上,出神的看着万里晴空。


 


  寂静的你都以为这家伙睡着了。


 


  忽然他打破了有点僵持的气氛。


 


  “这个嘛……我记得不太清楚了,大概是年纪大了,忘掉了。”他漫不经心的说道。


  


  


六.早安吻


 


  君莫笑已经习惯了可能在任何时间忽然出现在他身边的你。


 


  那把被很多人所觊觎的千机伞好像也习惯了在自我主义的进攻之下还小心翼翼的顾虑到了身后的人。


 


  自从离开了那个缔造了荣耀神话的男人身边后,他也开始辗转了好多主人,有的人欣喜若狂,有的人把他当做用来取胜亦或是卑鄙的武器。渐渐的就习惯了人来来去去,就好像过眼云烟一样不需要在意。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就被和官方出的周边账号卡混为一谈,某年某月某天他醉生梦死的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脏兮兮的躺在一家电竞二手商店里。


 


  游戏角色脱离了控制界面,如今已经没有人记得君莫笑的密码。他也忘了从什么时候起自己就可以不再接受主人的意志随意在游戏里走动了,遇见小怪要打,千机伞坏了要记得修。掉落下来的碎银毛皮都捡起来,攒够了钱可以买一包烟放在背包里。


 


  蹲在新手村偶尔欺负一下刚刚出生的白板新人,看着对方满脸茫然的样子君莫笑就忍不住笑出声来,结果对方开来大号在后面追杀了他半个图。


  逃命的时候还有闲心回头看看,咦那个人头顶上是兴欣工会的字号。


  于是立刻回头一千机伞轮趴了对方,蹲下去勾着手下败将的下巴迫使他抬起头来。


 


  “小伙子,叫爷爷。”


 


  然后更多的大号和亲友团都来追杀了。


 


  大多数时候他就像是一个流浪人,在四处游荡,打打小怪升升等级。直到某天睡梦中君莫笑感觉到自己的本体被人一点都不怜惜的捏住了。


  还听得见有人在很嫌弃的大声说话:“老板,你这张卡也太难看了,便宜点八十块吧?”


 


  然后久违的,竟然被人放在了读取卡槽里。


  当然这个女孩子不可能蒙对密码。


  结果当晚这个现任的账号卡掌管者就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了自己的身边,还一脸懵逼的看着自己。说实话在荣耀这个游戏里活了这么久他还真的没想到会有一天面对面的和另一个世界的人接触。


  女孩子当然是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


  于是君莫笑为了让对方有个台阶下,开口说道:“喂,有必要那么强调我是个二手的市场里的二手商店卖出的二手账号卡吗?你是对我不满吗?”


  结果不知道点燃了对方的哪一点怒火,瞬间爆炸。


  “……你自己不是也在强调吗?!”


 


  明明就是个拖油瓶。


  不会技能,不会辅助,连逃跑都比不过野外的兔子。


  虽然不会死,但是会受伤,有时候打怪的时候忽然出现猝不及防,搞的血药都要准备两份。


  本来就很吃紧的钱包还要挤出一点血汗钱来给你买包子。


  烟生艰难。


  


  但是一堆零零碎碎的相处回忆之后,大概就是每次自己打怪被坑道GG亦或是受伤的时候,小姑娘露出来的那种很心疼的表情。


  君莫笑把手贴在胸口,他从来不觉得这幅躯体有哪里需要珍惜的一般。受了伤当然要治,死了肯定也得复活,但是那是游戏的规则。


  就算心脏被刺穿,手脚被毒液所腐蚀,总会是能恢复原貌的。


  就是秉持着这样的想法他在某一天操着折断的千机伞整个人挡在了受惊的你面前


  下一秒面前发狂的BOSS就将一把长刀砍了过来。


 


  


  复活的时候君莫笑差点以为自己不是被砍死而是被淹死的。


  第一次体会到被人抱在怀里,偏偏对方哭的泣不成声到后来还开始断断续续的打嗝,一震一震的让原本都要凝固的伤口又流出血来。


  “哎别哭了。”


  结果哭的更狠了。


  女孩子一边抽噎一边说:“你干嘛要扑过来……”


  “我不扑过来你就死了啊,”说完君莫笑想起来,其实你是不会死的,每次你接近游戏人物所谓的残血状态的时候,就会醒过来回到现实的世界里,啊所以说自己真是多此一举,于是他换了一种说法:“没关系,反正我又不会死。”


  你看我这不是复活了嘛有什么好在意的——这后半句话君莫笑没有来得及说出来。


  因为你接下来一句质问就难倒了这个嘲讽技能max的青年:“你疼吗?”


  君莫笑怔了怔,满不在乎的说到:“这有什么,反正早就习惯了你干嘛这么在嗷——!!”


  你在他腰上狠狠拧了一下,看到他一瞬间条件反射的捂着所有疼起来的伤口闭上了眼睛,在你以前看见过的荣耀画册上,君莫笑就像是神明一样聪明狡诈无所不能,一把千机伞在那个时代战无不胜。


  现在这个青年闭着眼睛咬着唇,整个人缩在你怀里委屈成了一个发抖的球。


  你又问了一遍:“疼吗?”


  


  地平线上的太阳就快要升起来了,真正的一个晚上足够游戏里的昼夜好几个轮回。


  温柔黯淡的风里好像有人在窃窃私语,晨曦即将来临。


  梦境就快要消散了。


 


 


  君莫笑一只手撑着地勉强直起了身,另一只手揽着你的后颈把你压下来。


  失了血色的苍白嘴唇堵住了你所有想要说的话。


 


  醒过来的那一刹那你听见有人说话。


 


  “……我疼。”


 


  


  天亮了。


  早上好。


 


  


七.讨论关于孩子的话题


  


  “账号卡生什么孩子啊……”君莫笑懒洋洋的说道。


 


  你冷着脸把他背包反过来,倒出了一堆可疑的小方块,然后统统没收,路过的无论大怪小怪都塞一个在对方身上:“好啊,既然你这么说,这些就用不着了。”


 


  君莫笑看着你的动作深思了一会儿,忽然大喜过望:“那不是更好么?!”


 


  “好你个头啊!”


 


  “不要打脸,会GG!!”


 


八.离家出走


 


  忽然疾驰而过的车子几乎是擦着你一闪而过,你几乎可以看得见自己发丝被气流削断的样子。


 


  冰凉的手几乎连一点儿意识都没有,僵硬着无法动弹。


 


  “小姑娘,小姑娘你没事吧?”


  “喂报警啊,刚才那辆车酒驾!!”


  “谁来把这姑娘带到医院去检查一下?能站得起来吗?”


  “是不是伤到了?!”


 


  周围的人是什么?在说什么?他们究竟是谁?所有的色彩都在转眼之间消失了,变成了一片灰色,一切的吵吵嚷嚷在你听不见也根本不想听见,睁大的眼睛里什么都映不出来,只有一片的惨淡。


 


  有些发抖的拾起了被车轮碾成碎片的卡片,那是你一直当做护身符的带在身上的,刚才却飞了出去被那辆贴着你开过去的车子毁的支离破碎。


 


  你的世界一片寂静。


 


  恍惚之中有人蹲下来,毫不介意的抱住了依然跪在地上的你,这个拥抱很真实又很陌生,是你从来没有在这个世界中感觉到的温度,就是这样一双有力的手在生死之间把你从那发疯的车辆前拽了回来,尽管所有站在你身边的人根本就看不见这个正在安慰你的人。


 


  “别哭了。”


 


  他很轻柔的在你耳边低语。


 


  “你看,我不会疼的。”


 


  撒谎。


 


  “这么难看的账号卡,还是二手的,坏了也好。”


 


  他就像是平常那样揉了揉你的头顶:“对了,我刚才忽然想起来了,我的主人呐……他现在住在南山,你送我过去见他行不?虽然这张账号卡很难看,可是你要是随随便便把握扔在垃圾桶里,我也会难过的。”


 


  那温度好像要渐渐消散在空气之中,连声音也变得模糊起来,依稀可以听得见熟悉的清雅声音在抱怨:“所以说,这个世界也算是副本之一吧?强人所难的攻略这样的副本,老爷爷我可吃不消啊……”


 


  他笑了一下,就像是以往带你一起打小怪,捡了金币要去喝酒,结果又被痛扁一顿一样的散漫语气:“你再哭,我可就离家出走了啊——”


 


  听不见了。


  感觉不到了。


 


  彻底的,消失了。


 


 


 


 


  南山上有三个并列的墓碑。


  一封没有来源的邮件上写着这个无人问津的地址。


  中间的那张黑白照片是你熟悉的男人,在荣耀之中连胜不败的神话。


  右边是曾经叱咤风云的枪炮师,至今无人超越的荣耀女神,在游戏的主城之中都有她的塑像。


  左边的看起来比旁边两个要陈旧许多,上面的少年笑的很温和。


  模样和女神看起来有几分相似。


 


  


 


  你把小小的木盒子摆在了这三块墓碑的前面。


  然后摆上了一束花,花的正中央很突兀,很可笑的插着一只小旗子。


  那个是荣耀里显示组队时候的标志。


 


  你记得君莫笑每次打完小怪都会很随意的说一句——


  语气很自满,有点儿懒懒散散的,不正经的味道,但是掩盖不住本身的傲气。


  你学着开口。


 


 


 


  “我们安全了。”












END












祝你们和男神长长久久。




这一篇写的大概就是我心中的君莫笑吧


这里几个私设,文里并没有讲得很清楚


大概是君莫笑长得和叶修很像,但是也很像苏沐秋。


君莫笑会买烟,但是不抽,只是夹在耳朵上或者拿在手上。


他的性格应该和叶修差不多,懒懒散散又有自己的骄傲与坚持吧。


但是有些细节之处又有着苏沐秋的风格,比如不抽烟XD


然后是虽然有着男人的内心污,但是实际上对待女性非常有风度。


然后确定关系之后会不露痕迹的偶尔开一点带颜色的小笑话,比如第七关于孩子XD,写的很含蓄大概没人看得出来吧_(:зゝ∠)_


关于苏沐秋和叶修的事情,虽然君莫笑说自己忘了,但是其实记得很清楚。


自称老爷爷大概是一种情趣?而且我觉得游戏时间比现实要快得多。




被苏沐秋奠基,然后在叶修手中成长,像叶修那样活着,最后像苏沐秋那样消失在世间。




被赋予感情的账号卡拥有了生命,开始像人那样开始思考活着。


因君而生,代君受命。






唔,大概是这样了吧。






喜欢的话给我评论吧么么哒_(:зゝ∠)_。

还有小红心和关注哟~





评论

热度(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