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逸

【全职/霸图/半原著背景,内含私设/欢乐逗】TIME Ⅱ—先行番外(外篇)

Dasiv:

WE


 —TIME Ⅱ先行番外之二


(季冷,李艺博中心)


2016.12.3


 写在文前的话:


  部分内容可能与原著细节不符请注意,同人属于兴趣衍生,任何情况下都请以原著为准,私心多如山,你们都懂我。如有冲撞属于我考虑不周,在此道歉。感谢大家长久以来的支持,在此谢过。


 


1.


有很多人曾经有一个梦想


这个梦想叫做“等我们拿了冠军就退役。”


截止到目前为止霸图完成这个梦想的人有两个


一个叫李艺博


一个叫季冷。


 


2.


一提李艺博很多人都懂


说是退役


从当兵的角度来讲其实顶多了算一武警转到文工团。


对霸图的贡献上虽然已经抵达终点


但是在荣耀的舞台上依然发挥余热


 


3.


记得当时李艺博刚成为比赛特邀嘉宾接受采访的时候就说过


自己的能力有限,但是在电竞选手的这条路上已经走到头了


选择做嘉宾是因为自己依然爱着荣耀,不想离开这片舞台。


如此云云,种种这般。


听的采访的记者都不由得动容,觉得此时此刻应该有音乐响起。


“适合放什么?”一群记者窃窃私语


“夕阳红。”另一群记者议论纷纷


 


4.


所以同样是霸图战队的一员


同样是在第四赛季退役


同样是获得冠军。


季冷的退役就显得尤为低调。


当时在比赛上季冷舍身一击击杀一叶之秋,成为霸图一大功臣,


风头甚至盖过了自己的队长


然而季冷面对蜂拥而至的记者和麦克风,也只是点了点头


“霸图是冠军。”季冷认真地说道


然后宣布自己的职业选手生涯到此结束。


 


5.


离开队伍的时候季冷是和李艺博一起收拾行李一起走的。


李艺博属于武警转战文工团


季冷就属于复员退伍回老家结婚。


 


6.


不过回老家不一定代表就有老婆。


毕竟,干这一行的不解释清楚了实在太难找对象了,


对方家长问干什么的?


季冷他爸说打游戏的。


对方家长问就打游戏啊?


季冷他爸说对啊就打游戏


对方家长还问收入稳定吗


季冷他爸就说稳定,一年发一次钱。


然后对方就不问了


然后对方就把你加入黑名单了。


 


7.


后来一直到第四赛季结束季冷带着金牌回来了


对面人家才幡然醒悟,追悔莫及,


不过再加微信季冷也没答应。


 


8.


当时这个事发生在季冷刚退役没多久


所以李艺博也知道。


“哈哈哈哈老季你原来这么记仇啊?”李艺博说


“我和拉黑过我爸妈的人没什么话好说的。”季冷说


然后李艺博点头称是


觉得霸图出来的人基本都是这个传统


集体荣誉感可强可强的。


 


9.


第四赛季的时候像霸图这种豪门战队薪水已经是很可观的了。


不过像季冷这种刚调完工资就退休的人享受到的福利待遇也没有想的那么高。


一块金牌,一块银牌,一张存折。


这是季冷在物质上给家里人带回去的所有回馈。


买套房买辆车娶个老婆够,自己开个店也够。


不过要是买套房买辆车娶个老婆再开个店,那就不够了。


先成家还是先立业,这是个问题。


 


10.


后来季冷想了想,觉得还是先立业吧。


毕竟介绍个姑娘吧,


一来没感情


二来自己暂时没工作,就这一张银行卡


坐吃山空最后带着人姑娘过苦日子?


季冷伸手挠了挠自己的脑袋


心说这有点不太合适。


 


11.


那会儿退役的人大多数都没什么文凭


所以退役之后底子好点的基本就自己开店做买卖。


 


12.


实话实说


其实季冷这人没太多干生意的头脑,唯一一点常识还是进了霸图之后拜李艺博所赐


毕竟,李艺博当年在霸图的时候怎么说也算是个思维活跃的青葱少年。


属于要是丢学校里得管季冷叫声大哥的那种。


那会儿俩人住一宿舍,李艺博就是想什么就说什么。


不夸张地说,


霸图里第二个知道李艺博要去混媒体的人未必是韩文清


但是第一个知道这事的绝对是季冷。


 


13.


那个时候虽然大家都明白,踏踏实实打比赛才是最终目标。


但是所有人也都知道,偶尔想想后路也是绝对现实的。


毕竟,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是天才。


也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一路辉煌打个五年十年。


所以当李艺博前脚从霸图退役后脚摇身一变成为解说的时候


季冷并不感觉到意外。


 


14.


虽然季冷知道李艺博转行有一定的目的性,


比如工作,地位,收入等等等等


但是这无可厚非,毕竟爱不能发电。


但是他也知道,李艺博的的确确,是爱着这个职业圈的。


甚至季冷还觉得,这个当初睡在自己对面床,跟自己满嘴跑火车敢想敢做的小子真的迈开了这一步


还挺有种。


 


15.


当时有两家饭馆可以转手,一家烤肉,一家日料。


最后季冷想了想,选择了烤肉。


毕竟,季冷在战队的时候也是赢了对手会嘚瑟,战队赢了会欢呼,被对手放阴招输了会找个没人瞅见的地方骂娘的人。


那会儿别说季冷,整个霸图基本上都是这个氛围。


要么上场前吼一嗓子,要么比赛赢了吼一嗓子。


热血的感染力绝不是一般的强。


有的时候记者来霸图采访甚至都会怀疑,


是不是别人操作靠手,霸图输出靠吼。


 


16.


仔细想想季冷进战队的那些年


也算的上是选手最黄金年龄的那几年。


虽然满腔热血都留给了霸图,现在早就过了鼓舞士气靠吼的岁数。


但是季冷依然觉得


太安静的馆子,


不适合自己。


 


17.


有的时候经常说退役了之后就和这个圈子的人彻底告别了。


一开始季冷还没怎么觉得


不过时间一长他发现确实如此。


还在一个职业群里吗?在。


但是每天战队之间发生什么,也没有人有时间一字一句复数给你。


还上游戏吗?上。


但是面对普通玩家,季冷觉得竞技场也就是那么回事。


一口气打十场又如何


把对面打哭了


把季冷打困了。


 


18.


季冷忽然想起自己小时候喜欢的那个乒乓球大魔王,


她接受采访说的话好像也是这样


还会回队里看看吗?


回,不过不打乒乓球了,打完都不出汗。一般跟教练打打网球。


人退役了都一样


当看着自己昔日的伙伴们还在以各种方式活跃在这个圈子里的时候


再怎么自由,也有点寂寞。


 


19.


第五赛季结束的时候季冷听说了孙哲平退役的事。


第七赛季结束的时候季冷听说了张佳乐退役的事。


当时季冷给自己倒了杯酸梅汤


然后给自己烤了块儿肉。


 


20.


他觉得有点可惜。


因为从第二赛季交手开始


自己就一直觉得,那两个人应该和他的老队长一样


能是那么一口气打上十年的人


然而……


季冷吃完了肉,喝完了酸梅汤,脑子里依然还在思考。


可惜读书太少,想了半天依然还是那两个字


 


21.


可惜。


 


22.


和在战队的时候相比季冷没有什么太大变化。


唯一不同的就是留了点胡子。


不邋遢,属于看着还挺精神的那种。


毕竟,季冷觉得换了工作总要换个感觉。


 


23.


可能是因为时间太过久远,或者屏幕上的光环褪下去太久。


纵然经常有打荣耀的少男少女频繁的在这里聚餐,吹牛,侃大山


谈论着赛季谈论着喜欢的战队


但是已经没有人能认出来


那个穿的干净利落,长得还挺精神的烧烤店老板


就是曾经的季冷。


 


24.


在这一点上季冷并不觉得奇怪,毕竟自己算不上什么太抛头露面的大神


唯一一个绝杀大概就是对一叶之秋的那一战。


不过偶尔有特别喜欢霸图的粉路过


看季冷久了也还是会问


“老板你知道荣耀吗?”


“知道啊。”季冷说


“你知道吗你和原来一个霸图的大神长得好像啊”粉丝们说


“是不是叫季冷?”季冷一本正经地问


“对啊!”粉丝们惊讶地继续说


然后季冷哈哈笑了


笑完说是啊,好多人都是这么说的。


 


25.


其实仔细想想季冷也觉得自己挺苦逼的。


作为一个想要致力于说话简洁明了,少说话多干事


按着有气场又高冷的路线发展的人


在霸图实在是太他妈显不出来了。


毕竟,要气场,谁也强不过韩文清


要简洁明了,第四赛季开始谁也强不过张新杰


所以季冷唯一能给人留下的印象大概也就是这人实在了。


 


27.


毕竟


少说话,多干事。


一个“你是个好人”的评价,


总是那么温暖人心。


 


28.


李艺博到店门口的时候季冷正没事干在店里溜达。


当时李艺博很纳闷


觉得就这么点的店有什么可溜达的。


后来李艺博又想了想,觉得可能是资金有限


有季冷镇场子保安就不用请了。


 


29.


毕竟,大家都是韩队带出来的。


虽然说气场没有韩队真材实料,但是继承点皮毛基本不成问题。


 


29.


不过其实在李艺博的印象里


季冷这人的定位属于神一般的尴尬,可以说是完美的介于帅与老年干部之间。


毕竟,在一个给账号取名犹如给自己儿子闺女起名一样艰难,


想要穷尽所有词汇达到低调奢华有内涵,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时代


用自己真名当账号卡的人实在是太他妈稀有了。


“你当时是怎么想的?”当年在战队的时候李艺博好奇地问


“因为是ID啊。”季冷答道


然后李艺博才明白


为什么季冷的QQ就叫季冷,


为什么季冷的淘宝叫季冷298


为什么季冷当年打游戏用的平台账号叫JiLeng_298


 


30.


对此当年季冷还很认真的给李艺博解释过


因为淘宝只输名字不行,所以叫季冷298


因为当年打对战游戏的平台不支持中文,所以叫Jileng_298


“所以298到底是什么?”李艺博绝望地问


“哦,我家座机的尾号。”季冷从容地答


 


31.


说真的,但凡季冷说的是手机号


李艺博都还觉得这人还有救。


 


32.


所以有的时候李艺博也会忍不住感慨


还好季冷是跟自己一年退役的


不然自己以后做解说嘉宾讲到霸图真是太尴尬了。


毕竟,自己总不能说


“韩文清的大漠孤烟。”


“张新杰的石不转。”


“季冷的季冷。”


 


33.


怎么说呢,那种绝望啊……


大概就跟李艺博每次打开QQ看着那个顶着经典QQ男生头像第一版第一个,ID叫季冷,介绍是:我是季冷,一样……


 


34.


而和季冷对比起来,李艺博这些年的变化却是真大。


从当年的毛头小伙到现在正八经的资本主义发胶小分头。


当时季冷收拾完屋子看到李艺博,


第一反应愣是朱时茂和陈佩斯小品里的那句台词


 


35.


没想到啊没想到,你李艺博这个浓眉大眼的家伙居然也叛变革命了


 


36.


季冷想了,不过没敢说出来


然后季冷看着李艺博


然后季冷还是笑了。


 


37.


那会儿已经是第八赛季了。


但是季冷和李艺博依然和霸图的其他人有联系


那种感觉很微妙。


就好像季冷现在对于霸图的了解只能通过比赛与QQ群


就好像李艺博现在对于霸图的了解只能通过比赛解说


但是逢年过节的时候霸图的俱乐部里一定都会堆着两个大麻包。


一个贴着标签,叫快递


一个贴着标签,叫自己过来拿。


 


38.


记得退役后季冷第一次收到麻包特别心惊胆战。


因为麻布上的胶带实在是太多了


远远望去就像个炸药包一样。


 


39.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胶带?”季冷在群里奇怪地问


“韩队怕把你和艺博的麻包拿错了,就在你麻包上写了个名字。”霸图战队的其他人答。


后来季冷将信将疑的把麻包上的胶带撕了


发现麻布上一个季字的裂口,历历在目。


而裂口周围黑色的痕迹正用事实无声地告诉季冷


 


40.


他们的诞生


源于一只笔,而不是一把刀。


 


41.


后来李艺博问季冷收到包裹什么心情


“队长状态很好,再打个十年不成问题。”季冷毫不犹豫地说


 


42.


其实早些时候很多人都不认可李艺博去做嘉宾当解说


毕竟,很多人都觉得


在战队呆过的人,多少都会有点偏袒自家战队的个人情绪。


而李艺博的解说却意外的客观,毫无偏袒。


有人说这样不好,属于无情无义。


 


43.


然而李艺博觉得


解说是本分,霸图是情分


究竟自己到底是不是有情有义,只有自己知道。


 


44.


对不起上一段错了。


其实潘林也知道。


 


45.


毕竟,每次霸图比赛要是赶上李艺博和潘林解说


李艺博的表情只有两种


一种是比赛结束之后对着潘林笑的很癫狂


一种是比赛结束之后对着潘林笑的很凄凉。


不夸张地说


如果有一天李艺博结束解说生涯是因为面部神经坏死。


那潘林就是因为被李艺博吓的精神衰弱。


 


46.


当时李艺博溜进店里的时候店里已经没有客人了。


“你是故意踩的这个点?”季冷奇怪地问


“不然呢,大热天的我也帽子墨镜的?”李艺博奇怪地反问。


然后李艺博回头看了看


发现季冷是站在冷柜前面问的这个问题。


 


47.


“要不我请你去别的馆子吧。”季冷说


“别了,随便跟你店里凑合一口就行。”李艺博无所谓地说


觉得主要是想和季冷聊聊天了,吃什么无所谓。


“店里就剩下泡面了。”季冷说


“出去吃吧。”李艺博干脆地说。


 


48.


不过最后两个人还是在店里吃的泡面。


因为两个人过去跟宿舍就这样。


一点牛肉的边角料,一把青菜,两根火腿肠,两个溏心蛋。


“还是有点素。”李艺博不知足地说


然后看季冷开了一罐啤酒,拿了两个杯子。


“俩人分一听,老季你变抠了。”李艺博语重心长地说


“我不喝都行,你看你一人喝的了一听吗?”季冷满不在乎地说


然后两个人一起大笑不止。


 


49.


季冷和李艺博老家住的地方都不靠海


属于贝壳牡蛎论个卖的地方。


所以那会儿两个人在霸图最开心的事就是吃海鲜。


一口气吃到退役,一点也不腻。


 


50.


职业选手不能喝酒


所以那会儿李艺博跟季冷说


自己最大的愿望就是退役了之后吃海鲜


吃海鲜喝啤酒


啤酒一定要喝原浆,青岛原浆。


 


51.


后来李艺博和季冷真的退役了


俩人从霸图收拾行李去机场之前偷偷去了趟海鲜馆子


买海鲜,买啤酒。


“老季!我要大开杀戒了。”李艺博说


然而事实证明


李艺博大开杀戒,也就是半瓶。


 


52.


那次季冷印象还很深的


因为李艺博喝高了之后就开始哭


一直哭一边问


“老季,我们这就走了?”


“老季,我们以后是不是就不是霸图的了。”


“老季,你说我们以后是不是就不能再说自己是霸图的了。”


 


53.


后来季冷把啤酒开了一瓶新的直接对瓶吹了。


因为季冷觉得如果他不醉了


可能他就也要哭了。


 


54.


之后的这些年季冷自己也试过


毕竟,无论是开店还是逢年过节,家里人总要喝点。


不过后来季冷觉得自己的酒量大概是练不出来了


因为虽然超过半瓶自己不觉得醉


但是却也不想再喝了。


 


55.


当时李艺博和季冷坐在店里


一边吃泡面一边看转播。


那一场请的是别的嘉宾,没有李艺博。


“你觉得他讲的怎么样。”李艺博问


“凑合。”季冷说


“是不是没我好。”李艺博继续问


“嗯。”季冷说


“就这水平的解说我都觉得可以扔了换老季你上了。”李艺博感慨万分地说


然后季冷开始低头吃面。


 


56.


季冷知道李艺博说话属于满嘴跑火车


但是季冷也知道李艺博挺希望自己能回去的


毕竟,现在游戏圈子里太需要这样的老牌选手


无论是教练,还是研发组,甚至是公会的会长,可做的工作太多太多。


“但是艺博,我跟你不一样。对于你,退役就是个句号,你按个回车可以继续往下写。”季冷说


“但是我回去什么都不想干,我只想打比赛。”季冷继续说


 


57.


后来李艺博在季冷店里又坐了会儿就走了


“凌晨的飞机。”李艺博说


“我送送你?”季冷说


“没事约车了,我明年还过来。”李艺博说


“那你找个饭点过来吧,也照顾照顾我生意啊。”季冷实在地说


李艺博哭笑不得。


 


58.


后来季冷送李艺博上车


一路看着车开出了这条大街


后来季冷准备关灯关门回家


然后他看到李艺博那半杯没喝完的酒。


 


59.


“但是我知道我已经打不动了。所以我退役了,就是真的退役了。”季冷看着那个杯子说


然后举起杯子把那半杯酒给喝了。


 


60.


李艺博第九赛季的时候真的来了


而且真的是赶上吃饭的点来的。


“不过你还是要清个场,五点以后就别对外营业了。”李艺博在电话里说


“你要搞多大排场?我店就这么点地方,人多了我装不下。”季冷奇怪地说


后来季冷挂了电话


看到李艺博站在门口,


韩文清站在门口,


霸图的其他人站在门口。


 


61.


实话实说当时季冷挺意外的。


“韩队没出国游啊?”季冷说


“国外去几次就可以了,还是自己的地方好。”韩文清点了点头说


然后季冷想了想,觉得霸图这一帮人应该是被李艺博给忽悠过来的


毕竟,自己城市能看的,除了工业,就只剩下污染了。


 


62.


当时季冷的店里烤肉酱都是后厨给配


“有什么忌口吗?”季冷问


“不要香菜。”有人说


“不要葱花。”有人继续说


“我和老季那一代事多就算了,怎么这么多年过去了老韩带队还没给你们带的整齐划一呢?”李艺博感慨万分地说


然后霸图的其他人满脸鄙夷


觉得这个要是能整齐划一了,韩文清就能统一地球了。


 


63.


其实第九赛是一个变化最多的赛季


张佳乐复出了,孙哲平复出了


叶修开创新战队,杀出挑战赛了。


“不行啊,老对手都复出了,要不我也回来吧。”李艺博跃跃欲试。


“我靠,搞清楚阵营,现在我们是一伙儿的好吗?”张佳乐坐在角落里无语地说。


 


64.


当时季冷挺纳闷的


“桌子挺大的,别坐这,多憋屈。”季冷说


“没有事,我刚才观察半天了。这是出菜口是吧。”张佳乐说


 


65.


老对手差不多都回来了,韩文清应该挺高兴的。


不过季冷现在开始有点担心韩文清的发际线了。


 


66.


当时趁着霸图的人都在


很多人都觉得不喝点酒不合适。


“适可而止。”韩文清说


然后其他人开始搜刮季冷的冰柜。


 


67.


当时季冷站在一边柜台上用瓶起子开啤酒


当时李艺博站在一边帮大家倒啤酒。


季冷看着一桌子霸图的人


有熟悉的,有陌生的。


 


68.


然后季冷看着他们


想到了的是第四赛季的我们


“他们”季冷说


然后他想到了第四赛季还穿着队服的李艺博


“你。”季冷说


然后他想到了第四赛季还穿着队服的自己。


“我。”季冷说。


 


69.


然后李艺博笑了。


“我们。”李艺博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举了起来。


然后季冷笑了。


“我们。”季冷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举了起来。


然后韩文清走了过来。


“我们。”韩文清拿起了杯子,和这两个人碰上。


然后其他人举着杯子看向了这几个人。


 


70.


是的,没错


“霸图。”


“我们。”


 


71.


韩文清坚持了十年。


叶修退役一年,复出


魏琛第二赛季退役,复出。


孙哲平第五赛季退役,复出。


张佳乐第七赛季退役,复出。


李艺博第四赛季退役,当了嘉宾。


自己第四赛季退役,开了店。


然后我们今天聚在这里


我们霸图的人


聚在这里。


 


72.


这就是生活。


 


73.


季冷忽然想起了自己退役时候最后一次面对媒体,面对麦克风说的那句话


 


72.


霸图是冠军


 


73.


曾经是


 


74.


将来也是。


 


 


---END---


 


写在最后面的话:


  一直以来都觉得,霸图的人对于霸图的情感就像是刻在骨子里的,所谓的爱和热血和精神,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天生这样的人会产生共鸣,所以他们才能组在一起打出一片天的感觉。在TIME Ⅱ中一直在以双花的视角写一段他们的经历,然而在对应的时间里,双花在成长,而别人也在成长。


  我们总会在时间里学到一些东西吧,所以我就会想写一写同一个时间线里,别人是怎样度过的。


  与其说这是一篇季冷和李艺博的中心,其实倒不如说是在我的私设里,以季冷和李艺博的视角来审视自己对于霸图,乃至于荣耀的感情。


  岁月沉淀,是爱怎么都会执着。霸图人如此,张佳乐亦如此。


 



评论

热度(1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