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逸

—漫漫—

线香花火:

‖孙翔x你‖
‖给他的生贺,写给自己的故事‖
‖谜一样的BE画风,请耐心看到最后‖
‖玛丽苏小学生文笔‖
‖ooc什么的尽力了‖
‖致我爱的少年‖
‖未来的,斗神‖
【长路漫漫,你愿意陪我走吗】  


  





        


手机铃声第三次响起,不用看你也知道是谁。


你无奈地摇了摇头,接起了坚持不懈的来电。



[你什么时候能到啊]那边连称呼都不加,大大咧咧地直接问你。




[不知道]你诚实地回答[堵车,怪我咯]




那头沉默了一下,[哦,那你快点,我等着呢]



还未回答,电话已经变成“嘟——嘟——”的忙音,留你在那里发愣。



[什么嘛]你有些不满地把手机扔回包里[司机师傅,大概还有多久能到啊]


[哎呀,小姑娘自己不是也讲了吗,拿不准的呀]司机转过头看你[你男朋友啊]



那一刻,你仿佛看到了他眼中熊熊燃烧的八卦之火。



[不是,弟弟]你几乎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司机半信半疑地看了你一眼,重新握住了方向盘。




弟弟。



你对这个定位很茫然。只是推托的措辞罢了,你如此安慰自己。你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逃避,更不明白那么多年来,你们之间到底是怎样的关系。


心里堵得难受,简直莫名其妙。


出租车又开动了。在高速公路上疾驰,窗外的景物飞速倒退成一条条模糊的直线。年久失修的路灯仍然执着地将微光铺在路面,蔓延出成片支离破碎的斑驳。月光被夜晚的薄雾朦胧成剪影,窗外充斥着刺耳的喇叭声,不息地交织成单调而令人厌烦的叫嚣。你打开窗,冬夜的寒风立刻从窗缝里钻进来,肆无忌惮地抚过你的每一寸肌肤,你已分不清究竟是风更冷,还是你的手更冷了。用通红的手指抓住窗玻璃,坚冰般的触感从指尖漫到骨髓,侵蚀着大脑。



不想思考。




————————————





孙翔是谁呢?




九岁时,隔壁搬来的弟弟啊。


他像个小霸王,有点任性,有点骄傲。现在想来,那时的眉宇间,就潜藏着独属于他的张扬。


并不讨厌,不是吗?


他会别别扭扭地叫你姐姐,把学校里老师奖励的糖果分给你一颗,偶尔冲你发脾气却在事后涨红了脸向你道歉。



你伸出手恶作剧般揉乱他的头发,然后被他一把拍开。你装作委屈的样子,他手忙脚乱地安慰你,最后还是乖乖地把头伸到你面前,让你蹂躏他的头发——虽然还有些不满地噘着嘴,但,这是他所能给你的最大的安慰了呀。


小时候的孙翔有点傻,但也很可爱,尤其是在你面前服软。


邻居们用着逗小孩子惯用的伎俩[小孙啊,你长大以后要不要娶姐姐啊]



红色顿时蔓延到他的脖子根。


 


[其实……我觉得也挺好的]他事后悄悄地对你说,仿佛是什么重要的秘密。



你不回答,心里却有小小的欢喜。








——————————





记忆中那个有点可爱,有点傻的小孩慢慢变成了帅气的少年,大概还是女生们喜欢的那一类。他却仍毫无自觉和你“厮混”在一起,美其名曰关爱智障少女。你接受着那些猜疑,嫉妒的目光,倒是没有多少感受——你觉得以他的性格,把你当兄弟罢了。


[滚回去!]你扒着栏杆冲正在翻越阳台到你家的他咆哮,他依旧笑嘻嘻地翻过来,有些得意得拍了拍你的头顶。


 


[薯片呢,薯片]他大字型趴在你床上嚷嚷。



[滚]你嘴上这么说着,还是乖乖地把一包薯片甩到了他身上。


不知什么时候起,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关系和相处方式。




[好啦,别郁闷了]他一脸“我懂的”,从口袋里掏出一盒你喜欢的糖果。



[想不到你还蛮体贴的嘛……]你心满意足地打开盒子,笑容却在下一秒凝在了脸上。


[孙翔你个混蛋!!!敢给我空盒子!!!]在满屋子的咆哮声中,他单手撑着阳台翻回自己屋里,还冲你潇洒地比了个手势。


[啪]


你沉默地看着重心不稳掉下楼的少年。



[天道好轮回]




[让你装酷,让你耍帅]你恨恨地给他涂着膏药,却掩饰不住脸上的心疼。


他罕见地没有回答。半晌,他伸出手来捏了捏你的脸颊[对不起]



[把你的咸猪手收回去(╯°A°)╯︵]


日子就这么波澜不惊地过,时光抽丝剥茧一样渐渐流逝在不经意间中。你戴上了厚厚的眼镜,他却依旧逍遥自在,该打游戏打游戏,该去网吧去网吧。


[我说,你还未成年,怎么去的网吧啊]你一脸严肃地从眼镜上方看他


[嘁,你翔哥什么不行啊]他酷酷地朝你扬了扬下巴。


[我靠,你把笔放下——我眼珠要被戳出来了!你说什么——喔我错了——姐!]






——————————









一切都很好,你也是,他也是。


如果他的桌子没有突然空掉的话。


你觉得自己真傻。


从他开始打游戏的那一刻起,你就该知道,你们终究会分道扬镳的。


那款游戏叫什么来着。


哦,荣耀。


你看着身旁空掉的桌椅,捏紧了手里的笔杆。


曾经以为牢不可破的羁绊,以为日日积淀的感情,在他的选择面前变成了自作多情。


那个人就这样消失在你的生活里,没有一点预兆。


联系说断也就断了,曾经一起打闹的人似乎突然就杳无踪迹。手机里存的电话还在,你却不敢拨出——也许听到那一声空号的提示,你最后的希望也会被摔碎。他的QQ头像永远黑着,是隐身还是真的太忙了呢?最后的对话记录已是几个月前,对话框里存着“最近还好吗”的草稿,你想自己永远也没有勇气发出去。



我很好,他一定也很好。你告诉自己。可是心里有那么一块地方就这样空掉了。你恨他,恨他不告而别。但你不愿承认的是,你想他,想他朝你扬着下巴露出骄傲的笑容。




——————————






电话又响起了,你用冻僵的手指艰难地接通[快到啦,别催了]



[不是……你这么久还没到,我担心你会不会有什么事]他的声音竟有些委屈。


[安啦]你小小地感动了一下[不远了,辛苦你等那么久了]


[没事]他有些讪讪地回答。两头都沉默了,你轻轻“嗯”了一声,便挂了电话。


曾经以为就会这样失散在茫茫人海,你成为芸芸众生中的一员,仰望他在荣耀巅峰拥有属于他的骄傲。也许多年后在某处重逢,微笑的道一句“好久不见”,然后擦肩,依旧走你们各自的路。


所以在大一那年接到他的电话,是意外的惊喜。


你们的关系,你不想用藕断丝连来形容,这未免太奇怪。可是你也想不出更好的形容词。


自从再次接到他的电话,你们就开始不定时的见面,没有任何目的,每次都是一些毫无意义的闲聊,这种不尴不尬的关系持续到了你毕业。


你想,这是一场漫长到要用整个生命去感悟和期待的结局。


可是这一次,是你要离开了。


[嗯……我要出国了,可能好几年,也许就定居了……找到了很好的工作]你断断续续地表达着自己的意思,对面的沉默让你不安。



[一定要走吗]


[嗯]


你不能为了一份缥缈的牵绊而失去自己的大好前程。


[下个月是我生日了,你能过来吗]他不掩饰声音里的失落。


[好]






——————————





[嘿!]你重重摔上车门,朝戴着墨镜在酒吧门口东张西望的他挥手。


[来啦]他咧开嘴笑了笑,和你大眼瞪小眼对视了几秒,却没有别的话语。




[生日快乐!!!]你努力地扯起嘴角用你所能用的最开朗的语调祝福着他。




[先进去吧]他自然地扯过你的袖子。



他是职业选手,你知道他不能多喝酒。虽然奇怪为什么会选择酒吧这个地点,但你并不抗拒。


醉不成欢惨将别。



酒吧歌手的声音很独特,略带沙哑,唱得你想哭




我看过沙漠下暴雨,
看过大海亲吻鲨鱼,
看过黄昏追逐黎明,
没看过你;
我知道美丽会老去,
生命之外还有生命,
我知道风里有诗句,
不知道你;
我听过荒芜变成热闹,
听过尘埃掩埋城堡,
听过天空拒绝飞鸟,
没听过你;
我明白眼前都是气泡,
安静的才是苦口良药,
明白什么才让我骄傲,
不明白你;
我拒绝更好更圆的月亮,
拒绝未知的疯狂,
拒绝声色的张扬,
不拒绝你;
我变成荒凉的景象,
变成无所谓的模样,
变成透明的高墙,
没能变成你,
我听过空境的回音,
雨水浇绿孤山岭,
听过被诅咒的秘密,
没听过你;
我抓住散落的欲望,
缱绻的馥郁让我紧张,
我抓住时间的假想,
没抓住你;
我包容六月清泉结冰,
包容暮老的生命,
包容世界的迟疑,
没包容你;
我忘了置身濒绝孤岛,
忘了眼泪不过是笑料,
忘了百年无声口号,
没能忘记你;
我想要更好更圆的月亮,
想要未知的疯狂,
想要声色的张扬,
我想要你。













——————————











[好冷]你们走在酒吧外的河边。他这次总算读懂了你的暗示,脱下外套给你披上。


你们并肩走在河边,一路无言。


他突然停下脚步,转头看你。


他紧闭着双唇,直直地看着你。你大概是有些醉了,就这么紧盯着他的唇,渴望从中听到些什么——结束你们十年来不明不白的关系也好,说出你一直渴望的话语也好,就是想要一个答案,你们之间的答案。


他的嘴唇在翕动,你茫然地看着它一开一合。他说,


[我可以抱你一下吗]


[啊,啊]有些出乎意料,身体却在大脑之前做出了反应[好]


他靠近了一些,伸出手把你揽入怀中。


185的高个,他抱你有些吃力。微微弯下腰,他把下巴搁在你的肩上。左手箍紧你的腰际,右手则环住你的肩。他的力气很大,把你紧紧勒在怀里,仿佛要揉进血肉。你的侧脸就贴在他心口,隔着厚重的衣料,你也能听到他快得异常的心跳声。有什么东西疯狂地燃烧起来,那些干涸的封存的曾经以为不可能的,像潮水一样涌过来几乎要将你淹没,迫使你放下所有骄傲承认自己贪恋这怀中的温度和片刻的温暖。


这是,最后一次。


你不再犹豫,伸手勾住他的颈脖。


那么自然地,他低下头,轻轻啄住你的唇。


他的眸子近在咫尺,在有些昏暗的路灯光线里融化成璀璨的颜色。他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擦着你的眼睑有些痒。有些笨拙的亲吻,却是温柔而小心的力度,让你跌进了不可自拔的梦境。


一场无可替代,贯穿了你整个青春的梦境。



说不出口的话都融在唇齿之间,无法告别。


除了唇瓣上他的气息,甚嚣尘上的世界,全都被隔离在外了。你闭上眼睛,交换呼吸的感觉太过美好,缠绵的亲吻在唇上流连,整个世界,只有他,铺天盖地,沉沦,沉沦,再沉沦。


————————————









他让你的世界兵荒马乱,你输得一败涂地。


拖着行李箱走在空旷的机场,你觉得自己像落荒而逃。


明明,明明心里滋生着莫名的情愫却说不出口,最后要用这样残忍而令人绝望的方式来告别。


高跟鞋敲地的声音回荡在机场大厅里,你昂着头告诉自己不要落泪。


你明白,他比所谓出国深造的机会重要的多,可是你已经失去舍弃前程,舍弃一切的决心和勇气。你远没有他勇敢,做不到像他一样追逐自己的梦,像当年他一意孤行要做职业选手一样。


机场明亮的灯火排成长龙,你微笑着,沿着那些沉默的灯火,走向登机处。


身后传来有些杂乱的脚步声,你想是忘记了登机时间的冒失鬼。


手腕突然被人紧紧抓住,手掌炙热的温度带着薄汗。你正欲发作,回头却看到熟悉的眉眼。凌乱的发丝散落在眉心,眸子里是你没见过的稳重和坚决。他微微喘着气,却不将你的手腕放开,反而得寸进尺地拉住你的手,一手扳过你的肩膀,使你不得不直视他。


他说,



[回来,我养你]





你张嘴,想说什么,却发现自己出不了声。




然后抑制多时的眼泪就这么啪嗒啪嗒掉下来,吓坏了面前的他。




[怎——怎么了]他手忙脚乱想为你抹去眼泪。




[没什么]你笑了笑,虽然你觉得大概比哭还难看,但你是真的想笑,又想哭,哭出埋藏的情愫所有的苦楚和那些不知名的孤独。


[我的小斗神,生日快乐]


[嗯,不走了,就当给你的生日礼物]



































































孙翔,生日快乐
嘘,偷偷告诉你,我喜欢你哦

评论

热度(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