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逸

[周泽楷×你]忆少年

平和島空爺_:

∞ 给@温九Kyuu 的稿,欢迎小姐姐们来和我约稿


∞原作全职高手


∞两年半没写过这玩意儿了哈哈哈哈,过气写手挑战热门题材【不是


∞提前预祝所有人食用愉快








【Ⅰ】


下机的时候,S市的空气便扑面而来,到处都在举着牌子接人,等到这一批乘客都走光了之后,原地就只剩下你一个人。
和上次你离开时的场景一模一样。
唯一不同的是,离开时是只有你没有人送机,现在是只有你没有人接机。
不过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你呼出一口气,紧接着将冰凉的空气吸进身体里,大脑瞬间清醒。
“我回来了。”

家里人对于你回国这事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欢迎,他们很平淡的将其归到了没必要记住的琐屑小事里。
“工作在国内找好了吗?”
吃完饭,你正打算收拾碗筷去洗刷的时候,父亲突然问了一句,你动作慢了一步,碗就被母亲给拿走了。
“嗯,教授帮我联系好了,我过两天就去那边看看。”
“哦,那就好。”
说完便是两相无话,你无法忍受这诡异的气氛,便起身回了屋。


那个工作你并不想接,宁做鸡头不做凤尾,你深知这句话的意义。


躺在自己的床上,你盯着头顶一尘不染的白墙,复又翻身下床,在行李箱里翻出了自己最早的速写本。


第一页上寥寥数笔,勾勒出一个坐在电脑前的少年,他穿着简单的白衬衫,握着鼠标的那只手露出一小截皮肤,手指修长好看,只是脸却画得模糊。


你太害怕了,即使在梦中常常与他相见,可那张脸,也已经越来越看不清了。


可就是这个人,你说什么也不能忘。


 


 


【Ⅱ】


第二天,你穿上正装准备去面试。


坐地铁到了面试地点,你站在大楼门口前心里非常纠结。


到底进还是不进呢……


你叹了口气,还是走了进去,反正也没打算真在这里干下去,就当做给自己的求职履历加点经验吧。


枯燥无味的面试结束后,你便收到了官方通知:回家候着吧。


唉,老师怎么会给你联系上这么无趣的公司,他自己明明是个最讨厌这种教科书式的人,却想把你安在这种地方?你生气的走进电梯,按下1键时注意到了旁边贴着的海报。


唔……轮回战队招聘美编?


好像蛮有趣?


手机突然提示你收到一条短信,你瞥了眼却发现那是个再熟悉不过的号码。


FROM 小竹马:回来了?


你飞快的在屏幕上戳戳戳:回来了。


没等多久对方就回了消息:要不要来轮回工作?


这回你迟迟没有下笔,直到走出了电梯,被冷恻恻的阳光一照才彻底清醒过来。你急忙戳屏幕:有空出来吃个饭详谈?


说是详谈,就他那个性格,能说得出十句话都算是奇迹。


这次对方回复的依旧很快:老地方。


你将那三个字来来回回的看了十来遍,脑海里把你俩以前常去的地方也翻来覆去的筛选了数十次,最终才敲定这个老地方究竟是哪个地方。


如果这次猜错了,你就把他的备注名给改了!


 


 


【Ⅲ】


外面的天气不错,大冬天的出了点太阳,虽然照到人身上也不算太暖和,但总比之前那几天的阴沉沉要好得多。你怔松的望着他从街的那头走过来,像极了你曾经每夜梦见的场景。


“欢迎回来。”你知道他沉默寡言的性子,能让他开口说出这话想必也是尽力了。


可这又能怎么样呢?眼泪几乎是不受控制的落下。


在多年前独自一人踏上异国他乡的土地时,你没哭;在KTV里闺蜜抱着你细数心酸时,你也没哭。积攒了这么多年的泪水,却在看见他的这一眼时决堤。


帅气的小伙子见你哭了后立刻慌了手脚,左手在兜里摸出纸巾,右手却犹豫着停在距离你背十厘米的地方,迟迟没有落下。


“周泽楷你怎么能到现在才来接我!”你蛮不讲理的冲他吼了一声,然后感觉自己的背部被人轻轻拍了两下,他低低的应了你一声对不起。


你埋在心底那么久的情绪一次性全部爆发,抽抽搭搭的哭了一个下午,到了晚上硬拽着对方不肯撒手,于是两人去路边吃起了麻辣烫。


在国外根本没有吃这些玩意儿的机会,天天都是快餐快餐,汉堡可乐吃到吐,偶尔去趟唐人街,里面东西做的还不如快餐。


“我看到你现在拿着的那个账号了,”你夹起一个鱼丸,放在嘴边吹了两下,“手里两把枪好像有点眼熟。”


不是有点眼熟,你对这俩武器的熟悉度绝不会低于任何一个研究过它俩的研发成员,毕竟这是你曾经不眠不休了三夜画出的作品。为了确保它俩的可行性,你还特地去捣鼓了几个月的装备编辑器,在将无数可怜的材料都给报废掉后,你终于确认了一件事。


于是你特大义凛然的将设计图纸给了眼前这个人,并告诉他这是自己的毕生心血,希望有生之年能靠他看到成品。对了那时候的他是怎么说来着,你努力的想了想,然后意识到他应该是没给你回话。


结果呢,兜兜转转这些年,你一回来就看到那个神枪手拿着它俩在海报上站得笔直。


“是你的设计图。”男人递给你一张纸巾,“荒火、碎霜。”


当年的翩翩少年郎长成了如今眉目俊朗的男人,却依旧记得你随口给取的名字。


“你是多省事啊,除了递个图纸就啥也没做,东西就交到你手上了。”天才就是好啊,你唏嘘感慨了一番,接过纸巾擦了擦桌上装辣椒小罐子的勺柄,然后往自己碗里又挖了勺辣椒。


预料之中的没得到回答。


“这次回来,所有人都问我国外怎么样,过得好不好,有没有谈恋爱。我都告诉他们我过得很好,国外很好玩,就是这个恋爱和我八竿子也打不着。”你早就习惯了一个人的自言自语,却没想到这次对方却接了茬。


“国外怎么样?”


你哽了一下:“一点都不好玩,万恶的资本主义。”


“过得好不好?”


“不好,最初那段日子我夜夜失眠,每晚都睡不着,只能去找医生开点副作用不那么大的药物,到后来好点了,能睡着了,可没人陪我讲话,学校里的同学都不认识,我也不敢贸然就去和他们搭话,只能自己一个人坐在画室里画画。你知道吗,我到那边拿出的第一笔钱,用在了看心理医生上。”从来没和别人说过的事,在他面前你就像开了闸的水库,恨不得倒个一干二净,“可这就是我选的路啊,就算爬,我也得爬到最后。”


你说着说着,便低下头捞了一筷子粉丝,一口吸到肚子里。


“……”他没吱声。


“嗯?第三个问题你不问我了?”你吃了几口心情倒是平复了下来,便继续嬉笑着调戏自家小竹马,却不曾想直直撞进他抬起的眼眸里,你愣了愣神,刚想换个话题就听见他开口了,声音虽轻但却坚定。


“我等你。”


你急忙低下头,正好看到碗面溅出一个小水花:“都说你是天才,其实也是个傻子。”


 


 


【Ⅳ】


有着轮回队长的口头推荐,你想了下便打扮完毕,决定去参加面试。与其干那些你完全提不起兴趣的工作,还不如选个靠着小竹马近的工作玩玩。


和前台说明了来意,就有人把你领到了面试场地。走廊里空荡荡的,看来今天这个点来面试的只有你一个人。


简单的将自身的基本情况做了个介绍,你也懒得把自己在国外的那段求学经历再说一遍,便直接把简历和一摞证书递了上去。


“嗯……请在门外稍等一下。”对方客客气气的把你请到了门外。


你百无聊赖的来回踱着步子,这还是第一次面试完说要商量好后直接给答案的……轮回到底是多缺画画的啊,你感慨了两声。不过依这个情况来看,你通过的几率应该很高。


“啧,好无聊。”你伸手摸摸自己的大衣口袋,不期然的发现里面居然还有一包烟。这种时候总得给自己找点事干吧,你一边自我安慰一边摸出一根烟,在内袋里掏出了打火机,啪嗒一声,小小的一簇火苗燃起,紧接着烟雾腾起。


说起来,你都快记不得自己是啥时候学会的抽烟了。


似乎是同宿舍的妹子看你孤苦伶仃一个人太无聊,好心好意的给你递了支烟,你不明所以的接过然后抽了一口,因为太呛人导致你就抽了这一口。


抽那一口的时候你在想什么呢?


你在想,这玩意儿的味道真恶心,这辈子你都不会再碰了。


嗯,你在自打脸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这不是你的错。


吞云吐雾间,你恍惚想起了很多你自以为已经忘光了的事情。


门内的声音响了一些,你吓得一哆嗦,差点被烟头烫到,赶忙将烟给灭了,你伸手扇了扇面前浑浊的空气,还没做好准备,办公室的门就开了。


对方显然也被这一开门的烟雾给惊到了,但最基本的素养使他接着说了下去:“进来说吧。”


果不其然,你被告知面试通过了。


“如果明天有空,那么明天就可以过来上班了。”


真不愧是游戏方面的工作啊,好随意,不过你喜欢:“好的,今后就请多多指教了。”


刚打开门,你被门外那张大脸给吓了一跳:“噫你站这儿干啥呢!”


只见你的小竹马跟个门神一样杵在门口,一动不动,若不是你察觉得早,刚刚那一下绝对会结结实实的撞他身上。


“过了。”他笃定道。


“今晚请你吃饭。”你笑着眯起眼,算是间接承认了他的话。


面前的可是你小心翼翼捧在心尖上数十年如一日的人,哪怕看一眼都能让你欢喜半天的存在。


 “不许抽烟。”


……卧槽刚刚抽烟被抓包了!你瞬间脑补出自己被拖进小墙角里被暴打一顿的场景,不料对方只是轻声说道:“对你不好。”


小竹马微微低下头,一脸专注的看着你,眼眸里荡起氤氲的雾气,你大脑里开始完全不负责任的胡思乱想——迟早有一天你会忍不住把他拆吃入腹。


 


 


【Ⅴ】


投奔了轮回后,你寻思良久,还是给自己国外的老师发了个消息,和他说自己找了份更感兴趣的工作,老师毫不给面子的追问是什么工作,你含糊其辞,只说和游戏美工相关,谁知对方一听竟是激动起来,直接给你发来一个视频通话,你无奈只得接起。


“什么游戏?是不是那个荣耀?”


万万没想到,老师竟是一语道破,你被哽了一下:“……对,就是荣耀。”


“哇,你很厉害啊,”对方真心实意的发出一声赞叹,“现在我们这里打荣耀的小孩可多啦,你在那边也要加油。”


“好的,老师。”你赶忙应下,要知道你这个老师什么都好,就是太喜欢闲聊八卦了。


对方又和你扯了几句家常话,这才念念不舍的断了通话。


“如果以后打世界联赛,你可要记得回来看看我这个老头子啊。”


世界联赛吗……按照当今这个走向,你发现这件事非常有可能真的成真。再想自家小竹马的本事,说不定你还可以把他拉去给老师看看。要知道因为你一直没找男朋友,老师不知道嘲笑了你多久!


本姑娘现在不仅有男友,而且男友还是超高水准的那种!


日常秀男友(1/1)完成。


话说回来,你俩都没打算隐瞒恋情,但大家却仿佛约好了一般,没有任何人好奇过这两个同进同出的人的关系,有了绯闻依旧是嘻嘻哈哈的拿自家队长打趣,你连气都懒得生。唯一有所察觉的人可能是副队长江波涛,因为他曾经找你聊过几句,话题全都围绕着队长,聊完后他便露出一个微妙的笑容,你一看就觉得这人多半是啥都知道了。


“队长以后就拜托你照顾了。”他在最后郑重其事的说道。


你不明就里的应下了,现在想来,这不就是知道了你俩关系么!


想起轮回这一队你就心塞塞——队长是安静的美男子,副队是四大心脏之一,养着一只二翔,一个随时会爬上兴欣墙的剑客,还有一个天天炫耀自家老婆的妇男——轮回究竟是怎么拿下的冠军啊!是不是有黑幕!主委会你们不能因为轮回队长长得帅就给他放水啊!这样是不对的!


你的内心在咆哮,而电话铃声却在此刻响了起来。


嗯,嗯……听着那头的言语,你眨了眨眼睛,一口应承下来。不就是设计个游戏人物的原画么,这对你而言还不容易。


荒火碎霜的模样在你心中缓缓浮现,你甩了甩脑袋,将这俩玩意儿扔出了脑海,随后在电脑上接收了总负责人给你发来的图片。


哇这个直男审美。


你懒得去吐槽这些装备同时穿在身上时会造成多么毁天灭地的效果,只把注意力放在这些衣服的特点上。要新图啊……你沉吟一会儿,非常渴望放飞自我。


叩,叩叩。


“请进。”


刚偷偷摸摸拿出的烟被你匆忙扔进抽屉,小竹马推开门走了进来,看见你的动作后略一皱眉,走到你桌前向你伸出了手。


你干笑两声,将一支笔塞进他掌心里,他抿着唇,脸色不变。


在他无声的威压中,你迫不得已将抽屉里的那包烟上交了。


“我还没抽呢!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打算为自己争取最后一丝丝的福利。


他没说话,就是用那双黑曜石般的眸子盯着你,你便丢盔弃甲的投降了。


“好的我明白了,你赶紧拿走吧……”


原本信誓旦旦的承诺自己并没有烟瘾,只要想戒肯定马上就能戒掉的你萎了。因为你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自己说的话……


戒烟真的好难,尤其是你发现自己已经习惯了那种苦涩感后,你根本无法戒掉。


 


 


【Ⅵ】


周末闲来无事,你跑去小竹马家里,正巧碰上他也在家休息,久未谋面的伯母还是从你脸上看到了过去的印子,竟一口将你名字报了出来。


“伯母好!”


“你这孩子终于肯回来啦,”银丝悄悄爬上她的双鬓,“女大十八变真是越变越好看了。”


“谢谢伯母~”


他慢悠悠的从房间里晃出来,看见你便招了招手。


你也不觉有异,就被他一把拽进了房间。


“没事?”


“嗯哼,太轻松了,对于本姑娘来说小菜一碟。”你的美术天赋可不是瞎吹的。


他指了指桌上的台式:“随意。”


你自然不会和他客气,大大咧咧的一坐,便开始翻他的电脑里藏了些什么见不得人的小秘密。


……


结果却发现了一堆自己的照片这种话要你怎么说得出口!


妈蛋好害羞。


你觉得你得对自家的小竹马有个新认知了。


耳尖的听到门把转动的声音,你迅速关闭了文件夹,转而点开了桌面上的荣耀图标。


说实话你也是很久很久没有打过荣耀了……你只记得自己当时选了个和他一样的神枪手职业,非常的神……枪手。


“专心。”


你还在回忆自己当年的英勇事迹,没想到已经到了游戏界面。


身后是他悄无声息的靠了过来,还没等你反应过来,他便已经握住了你的右手。


……占便宜!


你在心底哼唧了两声,身体却是诚实的一动不动。


这样被带着打荣耀,也是很多年前的事了。


 


 


【Ⅶ】


你把自己近日的照片都传上了Ins,结果就是接到了老师的越洋电话。


“亲爱的!你身边那个男人!就是你的男友吗!”早已年过半百的老人依旧中气十足,你不得不离开座位到通道口接电话。


“是的!你没有看错!那就是我男人!”你也冲着电话大声的吼回去。


场内的战况愈加激烈,你被那阵阵惊呼声勾得十分想进去看看情况,却又因为这通电话不得不留在这里。


“我已经等不及想要见到这个小可爱了,我亲爱的,你打算什么时候回来看看我这个孤苦伶仃的老人?”


“我想暂时都不会去的!老师我这里在比赛呢!你早点睡觉!好好带师弟师妹们!我先挂了!”你急匆匆的挂了电话,也懒得再回座位上了,便站在最后看着场内的人操控着游戏里的枪王厮杀征战。


大屏幕上偶尔给他几个特写镜头,你毫不顾忌的和周围的妹子们尖叫成一片。


这便是你深爱的那个男人,虽然目前你还得和这么多姑娘共享他,不过,独享他的日子也快到了。


他赢下这一场个人战,赢得漂亮洒脱。


 


 


【Ⅷ】


“我想,是时候理清我们的关系了。”


“领证?”


你被呛了一口:“咳咳……咳咳。”


“只要你愿意。”


 


 


【Ⅸ】


Yes, I do.


 


 


【Ⅹ】


他在办公室外看到了她,说实话他是有点讶异的。尤其在看到她还摸出了一根烟后,他正欲迈出的步伐便停了下来。


他们俩真的有很久不曾见过了。


自当年两人在机场告别,细数已有五六年的光景。


他站在不远处看她熟练的点上烟,紧接着烟雾开始缭绕,渐渐便迷了他的眼,他只能窥见半点火星忽明忽灭。


或许他俩再也不能回到从前了,他抿了抿唇。


门内的人似乎有了动静,她急忙掐灭了手上的烟,做贼心虚的扇了扇周围的空气,然后那股烟味顺着风便飘到了他这里。


他还没学会抽烟,她都已经这么熟练了。


 


 


【Ⅺ】


她答应他会戒烟。


不过他估计,她是戒不掉了。


但是他没想到,第一次抓包居然就在他和她说后的一周内。


他推门而入时,便注意到了她不自然的小动作,几乎是下意识的,他就猜到她是在抽屉里藏了烟。


他对此并不生气,他生气的是她竟然不诚实,不肯在第一次就将烟盒交到他手上。


她交出烟盒的时候显得异常委屈,冰凉的指尖碰到他的掌心,他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手才没有往后退。


有那么一个瞬间,他是打算握住她的手的。


他愣怔了一下,就错过了最佳时机。


“真的没有啦,不信你搜。”她嘟囔了两句。


好嘛,她说没有就是没有了。


 


 


【Ⅻ】


青梅竹马,终成眷属。






<<<<<<


你们好呀,老子又杀回来了。


                                                                        ——致所有看我不爽的对家

评论

热度(29)

  1. 连逸知有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