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逸

【黄少天x你】黄粱一梦二十年

心塞

灰红:

大概是虐?




食用注意。




因为想写黄少天视角所以又二改过了。





-1-




  其实你也忘记是怎么认识他的。




  反正当时都是普通的少年年纪,世界也不过三点一线圈起来的大小,总是有莫名的机会可以认识莫名的人。




  总之你们俩就是这么认识了。




 




-2-




  不知道为什么,人们总喜欢把那种会缓慢流逝的东西比作河流,比如生活、时间与生命。是你往搜索引擎上面一填,会显示出八位数结果那种喜欢。如果按着这种比喻来说,每个人都不过是这条长河底部的一星砂砾,都将随着那湍急而无声的水流去往不同的方向。




  所以当黄少天跟你说他准备停止学业进入职业游戏选手圈的时候,你也没有多惊讶。




  “恭喜啊。”




  你记得你回答的是这么一句不咸不淡的话。而身边那个硬拉着你逃了晚自习的少年很明显对你的态度十分不满,冲着你直嚷嚷。黑暗中他的眼睛湿润地倒映着远处教学楼层层通明的灯火,在眼底汇成温和的亮光。而你什么都来不及看仔细,就拉着他的胳膊往边上阴影处蹲了下来。




 “ 嘘小声点,巡逻老师来了。”




  他蹲在你身边,冲紧张兮兮的你咧嘴一笑。你瞪了他一眼,但这种紧张而新奇的刺激感让你的神经也兴奋了起来。你连忙捂着嘴,可沸腾的笑声依旧从你的指缝间泄露出来。黄少天看着你,笑的更厉害。而这仿佛形成了个恶性循环,你们两个就这么蹲在肮脏偏僻的角落里,一边互相低声质问着有什么好笑的,一边笑得站都站不起来。




  这么一想,青春多好啊。就算每一立方米的空气中都弥漫着让人窒息的对未来的不确定与恐慌,身边也总还有那么些人能这么肆无忌惮地大笑出声。




 




-3-




  后来你们倒也没断了联系。黄少天一直是个话特别多的人,偶尔聊起来的时候总是一片一片地刷着你的屏。时不时地跟你炫耀炫耀战绩吐槽吐槽训练再加上八卦八卦选手,总是活像磕了药。托他的福,饶是你不怎么玩荣耀,依旧可以去做一个非常合格的荣耀八卦小报记者。




  而当他不嗑药的时候,总是喜欢大半夜喊你去以前学校边上的烧烤档里喝酒。你在那个充满着烟熏味的街边档口,喝着冰啤酒嚼着烤鱿鱼,听完了他的比赛失利、训练不顺、队友矛盾、家庭分歧甚至女友分手,各种五花八门、精彩纷呈、高潮不断的人生挫折。




  就算他过的活像一部八点档,不得不承认,你心里还是羡慕他的。就算他在你对面,吃的满嘴油光,喝得满脸通红,嘴里时不时骂骂咧咧吵吵囔囔。可就算再失望再难过再心灰意冷,在他的眼神里你总还是能找见如同飞蛾扑火般的勇气与决绝。就像那时候蹲在黑暗中冲你龇着牙没心没肺大笑的少年一般,裹挟着懵懂却坚定的信念,冲出去战胜看到的一切。




  那是你所仰慕着的,你从来都没有过的东西。




 




-4-




  再后来点啊,你循着既定的人生轨道走着,毕业,工作,买房买车。而他也在训练和比赛的轮回中循环着。




  这些年随着他的名气渐响,你们慢慢地都不太光顾那家烧烤摊。他仍旧还是会时不时会刷你的屏跟你讲讲荣耀的事情,而你有时候也能在公司大楼对面的广告屏幕里看见那张神采奕奕的脸。它被放得巨大,站近看仿佛整个被马赛克处理过,模糊成了一个个色块。




  还记得不知道哪一年过新年那天你正好加班。过了零点,远处正在进行倒数活动的广场上炸起了烟花。你被声音吸引着回过头,窗外的广告屏幕正好刷到黄少天那一版。屏幕上青年灿烂的巨大笑脸映衬着背后此起彼伏的烟花,在一片灿烂的灯火中令人头晕目眩。这么一晃眼间你好像看见很多年前那个套着松垮肥大校服的少年,正站在你面前,冲着你笑得见牙不见眼。




  你想了很久,最后还是放下了手机。你走到窗前,外面整座城市灯火通明。你仰着头看着黄少天,他坚定的目光越过楼顶,投向了遥远而广阔的夜空。你微笑着冲他举了举手里装着咖啡的马克杯,鬼使神差地默默道了声新年快乐。


  这大概就是他唯一的好处了吧,你想。




  座位上倒扣着的手机终于坚持不住自动锁了屏,那原本透过缝隙漏出的一圈光芒也随之无声无息地消失了,它们一起安宁且和谐地融入了你身后的那一片黑暗中。




  于是又是新的一年了。




 




-5-




  再再后来点啊,你换了工作,职位和薪水一起水涨船高。而对于黄少天来说,职业选手短暂的生涯终于走到了头,他和其他人一样从善如流地选择了退役。那天的记者会你没有去,而直播的镜头里那个刚从发言席上走下来的青年与等在一边的女孩紧紧地拥抱在一起,那人宽厚的肩膀挡住了大部分的视线,将怀里那个人完好地护了起来。你打开空白的对话框,它显示上一条信息的时间离现在大概有一个世纪那么远。你仔细想着,却不知道说什么好,关于荣耀的现状你实在不是很清楚。




  恭喜。




  你犹豫了许久,最后还是发了这句看起来不咸不淡的话。




  下班后你因为道路整修,不得已绕道到以前学校的边上。那边这些年大概是被规划在了旧城区重建的范围内,一直大兴土木,改造的不亦乐乎,你几乎认不出来周边的几条街了。从前被卖烧饼的大妈、卖红薯和糖炒栗子的老头还有卖水果的小夫妻等等小摊小贩占据着的旧街不知什么时候铺上了新砖,两边的树干上也刷了新漆,连垃圾桶也换成了造型艺术的新款式。而以前人气旺盛的那家烧烤摊也无可避免地跟它的街坊邻居一起,缓慢而无声地消失在了时间的洪流中。




  再也不会出现了。




 




-6-




  黄少天的婚礼你随了很大的一份份子钱。之前的老同学都在笑你姓氏后面加个总,就是阔绰的不行。连带着过来这一桌敬酒的新郎也一手揽着新娘子,乐呵呵地傻笑着,也不知道是真因为老同学的玩笑话,还是因为娶到了好看的新娘子。新郎喝得满脸通红,冲你举着杯子,吵吵嚷嚷地说着你这个这么好多年来最好的哥们儿自然该给最厚的份子钱,不给怎么说得过去他和他媳妇都不会放过你之类的话。你有些尴尬的看了新娘子一眼,她挂着满脸幸福温和的笑容,不动声色地就把活像磕嗨了的新郎话头给截住了。他们俩相视而笑,那种眼神你好像在哪里看见过。好像是飞蛾扑火般懵懂的无畏,却又带着不知从何而来的坚定。




  同桌的人纷纷打趣着被当面秀恩爱秀得受到了一万点的伤害,新郎一边哈哈大笑一边带着新娘去下一桌敬酒。




  他经过你身边,顺手拍了拍你的肩。




  你抬起头,仰望着他的脸,笑着跟他说:“恭喜。”




  他回头冲你做了个手势,眼睛里映着厅堂里水晶吊灯的光芒,闪闪发亮。




  你突然觉得心里受到了一万点的伤害。




 




-7-




  那是一个夏天,灿烂的阳光透过茂密的树冠,变成细碎的光斑倾洒在少年干净的肩线与笔挺的脊背上。他好像听见了什么,转过身咧开嘴笑了起来,气质温暖,眼神晶亮。




  “嗨!”他说。




  那是你第一次遇见那个人。




  你一直都记得。




















































































----------------------------------------------------------------------------




首先庆祝一下我写黄少天居然没有写对话。我真棒(懒)。




其次嘛,喜欢这种东西啊,大家都懂,不是喜欢就会有结果。世界上总有些事是你勉强不来的,也没有答案的。




大概是个双向暗恋最后错过的梗?








  这个主角可能比较憋着,所以稍微点一下。




  黄少天是个电竞圈里的机会主义者,这大家都知道。而主角可以看出来是个基本上循规蹈矩的正常听话孩子。所以面对黄少天这种看起来离经叛道的职业与理想,以及需要承担一定风险的机会主义做事风格,ta又羡慕又怂,而且越大越怂。所以其实两个人或许一开始就不具备发展条件。




  这主角写得我也挺难受的,因为基本都是闷着的。主角全程好像都很难受,也不知道你们能不能感受到。还是我写的还是太隐秘了_(:зゝ∠)_












“黄粱一梦二十年,依旧是不懂爱也不懂情。




    写歌的人假正经,听歌的人最无情。”——《牡丹亭外》陈升








  这个系列也许还有产出?

评论

热度(62)

  1. 连逸灰红 转载了此文字
    心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