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逸

【韩文清x你】你不爱我了

灰红:

看见有太太用的格式觉得很好玩,没忍住。


是的这回我来祸害钱包脸大大了。


依旧是OOC可能。


到最后依旧没把持住节操。


----------------------------------------------------------------------------


-1-


  你接到张新杰电话的时候九点恰好过了五分钟。


 


-2-


  在一片喧嚣的背景声中,你依稀听见张新杰催着你过来接韩文清,因为他九点半要回家休息。对此你表示十分理解,毕竟喝醉了的钱包脸不是谁都敢上去搭话的。


  你一面答应着张新杰,一面拽了件外套就准备出门,一面还能走神的想着万万没想到你跟韩文清再见面居然是这样的场合。


  然后你就撞上了门框。


  龇牙咧嘴的。


 


-3-


  开什么玩笑,别瞎想,你们俩没分手呢。


 


-4-


  不过比起分手,或许守活寡更适合形容你最近的恋爱状态。


 


-5-


  话说过来也没什么,不过就是霸图集训了快两个月,韩文清忙得整天不着家。交往那么久,你也习惯了他这种忙碌,就好比荣耀里队友时不时掉个线断个网,虽然时间有时候是久了点,但是习惯了就好,也没什么好多说的。


  一开始,你还会时不时瞅着吃饭的空档给他打个电话要他记得吃饭好好穿衣服多保重身体,少熬夜少抽烟少喝酒免得肾亏秃头影响未来幸福。后来你发现饶是这样,还能总不巧打断他开会训人,索性就改成了发信息。有时候两个人都一前一后地忙起来,交流也变成了寥寥的留言式。明明在一个城市,过的却像活像异国恋。


  好在你们两个也都不是很在意这种事情。


  在一起就好。


 


-6-


  不过这么一想,这回好像也真是好久没见了,连声音也很久没有听过了。


 


-7-


  张新杰告诉你的地方离俱乐部和你家都不算远,你站在包厢门口的时候恰好差五分钟九点半。


 


-8-


  推开门,偌大的包厢里一副群魔乱舞的景象。喝酒的,划拳的,扯着嗓子瞎吼的,抱在一起哭的,洋相百出。而霸图这一帮子喝得摇摇晃晃的小醉鬼们还不忘笑嘻嘻地跟你打着招呼。你一路答应着各种嫂子好,一眼就看见了房间深处的韩文清。倒不是你们感情深厚,玩什么“人群中一眼挑出你”的游戏。别闹,这又不是大家来找茬。


 


-9-


  只是因为韩文清那个样子跟庙里面的关公像实在没什么两样。


 


-10-


  噢,不对。还差一把大胡子跟一把大刀。


 


-11-


  张新杰见你来了,冲你客气地点点头,打了个招呼,示意你赶紧把这个活关公带走。


  边上的韩文清听见你的声音,抬头看了你一眼。虽然他一脸清醒的表情,但你一对上他略带迷蒙和几分不明不白怨气的眼神,就知道事情不太妙。


 


-12-


  得,又喝大了。


 


-13-


  你拿过椅子上韩文清的外套,试探着叫了他一句:“老韩?”


  韩文清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继续瞪着你,一脸出门收保护费的表情。你平时看他看习惯了,觉得也没什么,倒是边上歪歪扭扭凑过来的几个人吓得不轻,抱成一团抖着迅速退了回去。


  你有些莫名其妙,但很明显这不是个解决问题的好地方,你冲他伸出手招呼着:“老韩,回家了。”


  他没理你的话,反而直直地看着你,努力扭着轻微的大舌头跟你说:“我有问题要问你。”


  


-14-


  嗬,原来不是关公,是被警察叔叔附体了。


 


-15-


  你一路连哄带骗,从“想知道什么,我们回去说。”到“回家我就都交代给你。”再到“我保证跟组织坦白。”,类似的套话说了个遍,终于把脸色在黑与非常黑之间徘徊的韩文清塞进了副驾驶。一路上他一言不发,死沉死沉地往你身上压,手上还不忘用力握着你肩膀。你察觉他有些反常,但又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


  你坐上驾驶座,一边凑过去帮他扣安全带,一边试探着叫他:“老韩?”


  “没睡着。”他睨了你一眼,黑暗中你不太看得清楚他的表情,只觉得语气不善。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相处的时间长了,还是他这么长时间里从来没有凶过你一句,你的胆子被养的异于常人的肥。话在你嘴边溜也没溜地就跑了出来:“你刚说想问我什么来着?”


  你这么一问,韩文清反而沉默下来。你扣着自己安全带的手顿了顿,看了他一眼,却发现什么都看不清楚,于是你也没有追问,踩下油门开了车。


 


-16-


  你了解韩文清,他就是传统意义上的大男人,默默地肩负着自己的责任,永远站在最前面,抗天抗地地护着身后的人。要真出了什么事,他不会瞒着你,但是要是他打定了主意不告诉你,你就算上夹板辣椒水老虎凳也问不出个标点符号来。你索性也没有再猜,专心开车。反正不管出什么事,你都会在他身边支撑着他。


  你这么想着,直到边上闷声传来这么一句话。


 


-17-


  “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18-


  噢,原来是担心我不爱他了。


 


-19-


  哈?!


 


-20-


  你一脚急刹车,把车往路边停了下来。所幸已经快到小区门口,大晚上的路上也没什么车。你转头看向结结实实撞在了椅背上的韩文清,难以置信地问道:“你刚说什么?”


  而回答你的是他更加阴沉的脸色。


  


-21-


  这算什么事啊?


  你头疼地揉揉额头,这么高深而少女的问题显然不像是韩文清会去思考的,就算吃饱了没事干也不会。这是哪个小崽子撺掇的啊?再说了,明明忙得两个月不着家的人是他,一见面怎么就一副抓奸在床的语气质问这种问题,是不是太好笑了点?但不满归不满,你决定还是先料理完眼前这个问题,再慢慢算账。


 


-22-


  你用不易察觉的哄小孩语气慢慢哄骗着韩文清:“谁跟你讲这个了啊?”


  “都要两个月了,没怎么给我打过电话,更没来霸图找过我。期间过节了你就发条信息,也不说让我跟你过——”韩文清大概是因为喝了酒,就像平时训斥队员一样就在车里凶巴巴地数落起你来,最后还不忘用个反问句来总结陈词,“你倒是说说你是怎么当个合格家属的啊?”


 


-23-


  这特么算什么事啊?!到底是哪个小崽子教的啊,是不是不想要命了啊?!


  你简直哭笑不得,想着平时窥屏霸图的聊天群,心里大概有了个推断。没想到这些为了不妨碍他工作的行为现在倒好,全成了一桩桩罪状。你自己也很无奈,谈个恋爱谈得跟守活寡一样,现在这人还在这里数落你不爱他。


  真是六月飞雪有冤情。


 


-24-


  但是你觉得还是不能跟醉鬼讲道理:“所以你就觉得我不爱你了?谁这么告诉你的?”


  韩文清嚅了嚅嘴唇,还是招了:“张佳乐转给我的那些文章里写的。”



-25-
  你就知道。
  张佳乐最近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跟更年期的大叔大妈一样酷爱转发一些没有营养的文章,但是人家转的是心灵鸡汤,他转的净是一些恋爱指导之类的东西。你顿时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了,也没想过韩文清居然真会点开去看这些东西,而且还看进去了。你很想捂着胸口呕出一口血来表达一下你现在的感受,但想想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不要这么幼稚。并且既然自己家男朋友绕进去了,作为对象的你不管怎么样都有必要跟责任帮他把这个结给解开了。


 


-26-


  开玩笑,谁要因为这种无聊的问题闹到分手啊?


 


-27-


  你平复了一下心情,开口安慰道:“不是老韩,张佳乐说的歪理你也信啊?”


  “他是净胡说八道。”韩文清嗤了一声,“但你不需要我也是事实。”


  这明明就认真了。“瞎说,我可需要你了。”你捏捏他凶神恶煞的脸,感觉再这么下去他可能能变成一尊门神,“我外面可没人,老韩,这你得信我,我就你这么一个。我不需要你需要谁你说是吧?”


  他把你的手抓下来握紧在手里,听见你的话,像是有点不好意思的别过脸,但语气还是生硬:“我没怀疑过你这个。”


  你笑眯眯凑过去:“我可想跟你打电话,也可想偷偷跑到霸图去,我也想跟你过节,真的。可是我想啊,你就忙这一时,将来啊,以后啊,那么那么多年都会是我的,那我还急什么呢?你说对不对,老韩?”


  韩文清冷不丁转过头来盯着你,你凑得太近,他这么一盯你反而有点不好意思起来。他见你这个样子,眼底里泛出久违地笑意来,他也凑近你:“我相信你。”


 你闭上眼,迎接这久违的吻。


 


-28-


  “我想你了。”


 


 


 


-29-


  “想你的脸,想你的声音,想你的身体,想你亲我的味道,想你抱我的感觉,想你把我压在床上的样子,想你的手——”


  “开车!回家!”


  他喘着粗气,打断了你在他耳边的压低了声音地呢喃。


 


-30-


  然后你们回家干了个爽。


 


-31-


  或者他吐了你一身。

评论

热度(215)

  1. WTMSZL灰红 转载了此文字
    老韩车震不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