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逸

[全职/男神x你][楼冠宁]在雨中

宵旬:

#新头像可爱吗? 来自 @妖刀鬼哭 姑娘的点文


#第一次写楼壕,人物把握不准请见谅QUQ


#希望大家可以喜欢,如果吃得开心的话不要大意地戳下小红心小蓝手///最希望看见你们的评论




↓↓↓




1.


对于一个不了解楼冠宁的陌生人来说,楼冠宁并不是一个特点鲜明的人。他长相清俊,但也不算什么超凡脱俗;他举止得体,但也不是处处都对自己要求严苛,令人感到木讷。不过你应该可以记住他的车,因为作为一个大学生,他那辆大奔的确十分显眼,可世界上也不是独有他这一辆,他出门不开飞机,他也会被高峰期B市的水泄不通堵得近乎崩溃却无可奈何。在你眼里,你一直认为楼冠宁就是这样一个难以让人念念不忘的人,可是事实却不是如此,光是你们的初遇就让你将他记了许久。




2.


你们的第一次相遇是在大三时,在一个下着瓢泼大雨的午后。虽说那是你们第一次遇见彼此,但那却不是你第一次见到楼冠宁。当日心情不赖的你在大学旁的咖啡厅里用完了下午茶,出门后你才发现已下起了大雨。或许降雨能够使空气质量得以提高,但你并不是一个喜欢雨的人,你觉得潮湿的天气容易影响心情,还会带来一些额外的麻烦。在盯着天空凝视了一阵后,你失落地摇了摇头,一边叹气一边打开自己的包想要找一找伞。


然而就在这时,一把伞凭空出现在你的面前,你扫了眼,发现那并不是自己的伞。那当然不是你的伞,因为那把伞明显拿在别人的手上,那是别人递给你的伞。


——估计是同系的好友或者是路过的室友吧?你这样想着,忍不住想要抬头看看是谁那么好心。可这一看却让你有些懵了,眼前站着的这个人明显不是你的熟人,或者说你们根本就不认识,你认真注视着那个人,在脑内资料库中搜索了许久后突然醒悟,是他啊,是楼冠宁,虽然你并不认识他,可这人在学校内也算是小有名气了。


“拿去用吧。”或许是被你炙热的目光搞得有些不自在,楼冠宁移开了视线,对着你挥了挥手中的折伞。


“不用不用,你自己撑就好。”你连忙对他摆摆手。


“我不要紧的,你拿去吧。”像是怕你再次拒绝,楼冠宁这回直接把伞塞到你手中,然后脱下外套遮过头顶,摆出一副要往雨中冲去的架势。


“真的不用了,我......”还不等你把话说完,楼冠宁就已向外跑去,他跑得很快,你就这样眼睁睁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雨里,而你的后半句话语也被雨声淹没,“我...我自己有伞啊。”


你看了看手中的折伞与静静躺在你包中的那把属于你的伞,只觉得有些对不起楼冠宁,要是你早一点解释或许他就不用白白淋雨了。你略显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合上了包,撑起了楼冠宁的伞快步向校园走去。


——明天去把伞还给他吧。




3.


第二天雨就停了,雨后初霁的清爽气候让你身心舒畅,在向室友再三确认了楼冠宁的专业后,你发现自己所在的教学楼离他所在的教学楼并不算远,你们今天的课程安排时间刚好错开,这意味着你不必为了找他而多费心思了。于是在你下课后便赶到了楼冠宁所在的教室,在教室门口张望了一会儿,发现楼冠宁坐在教室的最后看着书等待着上课,一副认真的样子,虽然那本书他一直都没有翻页。


“楼少。”你忍着笑意向他靠近来到他的身侧,然后学着校内其他人对他的称呼,开口喊了一声。


楼冠宁显然是在神游,你突然的开口吓了他一跳,让他浑身一个激灵,在抬起头发现是你之后,楼冠宁并没有露出你想象中的那种惊讶表情,反而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微妙神情,就好像猜到你会来一样,你看得出他想笑,但他却拼命忍住了。


“是你啊,有什么事吗?”楼冠宁笑着开口,你听的出他说话时带上了浓重的鼻音,看来是因为昨天那场大雨而感冒了。


“来把伞还给你,昨天谢谢你啦。”你从包里拿出了他的伞,褶皱被你理得整整齐齐。


“举手之劳,应该的,应该的。”楼冠宁从你手中接过了伞,嘴角的笑意更甚。


“看你过会儿还要上课吧,那——我走啦,再见。”最后几个字你说的极缓,就连离开的步伐也可以放慢,仿佛是在给楼冠宁留下叫住你的机会,而他也的确这样做了。


“等一下——”你听见楼冠宁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你叫什么名字?”


你回过头去粲然一笑,然后报出了自己的姓名。


楼冠宁轻声将你的名字重复了一遍,想是想起什么似得猛然抬头:“那个...你周末有空吗?一起吃个饭吧。”语罢,他又轻咳了一声,接了句,“只是觉得相见是缘,想要交个朋友,我没什么意思。”


此地无银三百两。


没什么意思,可是你却清清楚楚地明白他的意思。


你点了点头,从包中拿出了便利贴和笔,唰唰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后贴在了楼冠宁的书上。


“好。”




4.


将伞还给楼冠宁的那天夜晚你就收到了来自楼冠宁的短信,说是吃饭,但是他只是将你约在了你们第一次见面的那个咖啡厅,你也没有在意这些细节,回了他一句“没问题”。


到了相约的那一天,看着窗外的天气你颇感无奈,因为这一天又下起了雨,你甚至开始怀疑是不是你和楼冠宁碰到一起就会产生什么奇怪的魔法让天下起雨来。午后,你收到了楼冠宁的电话,他告诉你自己已经在宿舍楼下了。


准备完毕走出宿舍楼后你便看见了撑着伞等待着你的楼冠宁,他也看见了你,笑着向你挥了挥手。


或许是有了上次的淋雨经验,楼冠宁这回是驱车而来,他亲自为你打开了副驾的车门,在你坐下系好安全带后,他才上车将车发动。


你们在咖啡厅度过了一个可以算是美好的午后,在和他进行了一番交流后你你对他的印象有了极大的改观。你原本以为楼冠宁是一个每天花天酒地的公子哥,没想到他在许多方面都造诣颇深,从古典音乐到各类经典名著他都有着深刻的了解,甚至就连西方哲学他都有所涉猎,你们也有一些共同的兴趣爱好,与他聊天令你感到很舒服,以至于他偶尔的自矜都让你觉得十分合适,全然不会让人反感,或许这就是一个人的魅力所在。


在你们要离开的时候雨下的更大了,你们彼此对望一眼,不免苦笑起来。


“今天开车过来真是一个明智的选择。”楼冠宁说道,仍旧有着感冒带来的鼻音。


“嗯,不用再淋雨了。”看着他因纸巾擦拭而有些泛红的鼻头,你笑着回应道。




5.


“一直都没告诉你,其实那天我带伞了,你白白感冒了那么久。”你挽着楼冠宁谈及往事时忍不住把这个小秘密给抖了出来。


“那你也不说?在那之前我可都没淋过雨。”楼冠宁挑了挑眉,虽是说着抱怨的话,可语气里却没有丝毫不快,“不过不要紧,要是我当时没有把伞给你的话,都不知道我们之间还能不能有故事呢。”


听了楼冠宁的话,你“嘿嘿”笑了一声,然后点了点头表示对他的赞同,随后你便敛起了笑容望了望天略有些疑惑地开口:“不过...你怎么突然想到要出来散步?现在这天气...怎么看都不像是适合散步的吧?”


的确,阴沉的天空,乌云密布,闷热的气候让人感觉很快就会有一场大雨倾盆而下,可楼冠宁却拉着你出门说要散步,你实在拗不过他只好同意。


楼冠宁没有立即回复你的问题,而是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说是要散步,其实也不是真的想要散步,刚才一起回想了那么多事儿,脑海里萌生的那个念头就更加坚定了——”楼冠宁像是要做出什么重大决定一般思考着,继而开口说道,“记得那天一开始也是这样的坏天气,不过当时身边没有你,现在不一样了,而且我希望今后你能一直在我身边,我们结婚吧。”


听了这话,你不由得停下了步伐,抬起头愣愣地望着楼冠宁,只见他也正凝视着你,眼里闪着希冀的光。


“你...你求婚都没戒指?”


“这不是还没来得及准备吗,想要娶你的想法突然就变得那么强烈我也没想到嘛。”楼冠宁略带歉意地笑了笑,但很快又换回了一副自信的面孔,“怎么?你还怕我把戒指给赖掉?放心,就算你十根手指都想要戴上戒指,我也会满足你。”


听了楼冠宁的话你不禁失笑,在这方面他的确不需要有任何顾虑。


“别岔开话题,我们结婚吧。”他按住你的肩膀稍稍俯下身来,注视着你的目光格外的真诚。


“好啊。”你咧着嘴笑了起来,“什么时候?”


就在这时,你突然感觉脸上有一丝凉意,你在心里暗叫了一声“完了”,你已经猜到那湿润的冰凉是什么,你们没有带伞,估计是不能干着身子回家了。


“什么时候?”楼冠宁将手伸入口袋,然后拿出了令你出乎意料的东西,那是你的身份证和户口本,出来散步都能带上这些,看来他的本意真的不只是散步。


夏季的雨总是来势汹汹、又快又猛,前一刻还只是淅淅沥沥的小雨,下一秒便立刻变成了如注大雨,雨声盖过了楼冠宁说话的声音,但通过他的嘴型你看懂了他的意思,他说——就现在。


“冠宁!下雨了,我们快回家吧!”为了不让自己的声音消逝在雨中,你稍稍提高了音量,一边用手护着头一边说着。


“不回家,去车库,我们现在就去民政局。”楼冠宁的喜悦通过他的话语满溢出来,他牵起你的手奔跑起来。




6.


和三年前一样,楼冠宁又一次在大雨中奔跑了,又要成为落汤鸡了,又要被雨淋得感冒了。


不过这一次楼冠宁却不是一个人了,他的身边还有你,你们冒雨奔向的是幸福的未来。


雨淋在身上有一些凉,但是在这大雨中,你们相握的双手与相连的心却是暖的。




-fin-

评论

热度(202)